Ch.86 真心話大冒險

傍晚時分,四人順利抵達了位於北海道的新千歲機場,他們這次不是入住高級酒店,而是選了金家的一幢小別墅來住。

「哇,這裡好漂亮啊。」南優賢看到近郊的別墅時,不禁讚嘆道。

「好懷念這裡啊……好久沒跟哥一起來了。」金明洙的思緒也回到了從前的記憶。

「我們都上去吧,這次沒安排傭人喔,我們自己四個人就好。」金聖圭拿出鑰匙,打開宅院的大門。

金聖圭轉過頭跟南優賢說:「行李給我吧,這裡只有樓梯,房間都在上面,拿著會很重的。」

「不用啦,我自己來就好了。」南優賢拒絕了金聖圭的好意,畢竟他也是個有氣有力的年輕男人啊。

「不行。」金聖圭堅決地說,然後一把奪走了南優賢拿著的行李。

看到如此執意的金聖圭,南優賢也只好一臉幸福地笑笑,用著甜美的聲線說:「謝謝。」

金聖圭心滿意足地含笑,瞇瞇眼快笑成一條直線,可見他有多高興。

旁邊的金明洙見此,也向李成烈投向了期待的眼神。

怎料,遲鈍的李成烈卻不理解金明洙的意思,只是以為他的愛人在欣賞他渾身散發出的帥氣和魅力。

「笨死了。」金明洙低聲罵了句,然後氣憤地抬著自己的行李箱上樓梯。

正常情侶都是共用一個行李箱的,但是因為他們的東西林林總總,太多了,所以每個人都有分別屬於他們的行李箱要提。

初丁雖然智商和情商低了點,但是聽力絕對是沒問題的,他當然聽見了金明洙剛才罵他笨。

他傻愣愣地站在原地,完全一頭霧水,只好懵然地盯著金明洙那背影。

這時,南優賢連忙在李成烈耳邊提醒道:「他大概是在氣你不幫他提行李箱喔。」然後,他又輕笑了幾聲。

聽到南優賢的這番話後,李成烈如夢初醒,想也沒想便衝上前大叫:「明洙!」

「怎麼了?」金明洙的臉雖然是像撲克臉一樣,但是他心裡其實已高興不已,畢竟那人終於懂自己了。

「行李。」李成烈一手指著金明洙黑漆漆的行李箱,「我幫你拿。」

「嗯。」金明洙連忙鬆了手,將一切都交給了李成烈,這回他再也藏不住臉上的笑意了。

「他好可愛啊。」南優賢轉過頭,看著金聖圭輕聲說。

「那我呢?」金聖圭扁著嘴說。

「你不是連自己弟弟的醋也要吃吧?」南優賢反了個白眼。

……你是帥氣,這行了吧?」他逗著金聖圭。

「這個答案,我喜歡。」金聖圭嘻嘻一笑,轉眼間已來到房間門口了。

「開門吧。」

鮭魚夫夫和吐司夫夫的房間是並列的,兩者入面都只放了一張舒適的雙人床。

「裡面也很大呢。」南優賢環視了一下四周的環境。

「喜歡嗎?」金聖圭溫柔地問。

「喜歡!」南優賢也以一個甜美的笑容回應。

「那就好。」金聖圭摸摸南優賢的頭,然後便把行李箱放好,開始收拾一下需要用的東西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到了晚上,四人都開始不約而同地感到肚子餓了。

「晚飯是到外面吃嗎?」李成烈打了個哈欠,懶洋洋地問道,顯然地他剛才小睡了一會兒。

「我要吃烏冬!」金明洙興奮地提議著。

比起拉麵,金明洙更愛吃日本的烏冬。

此時,金聖圭卻向南優賢撒嬌:「我要吃優賢做的飯。」

南優賢瞪了他一下,無奈地說:「哪有去旅行還自己做飯的?當然是要吃當地的食品啊。」

最後,四人還是駕車去了一間有名的食店,如金明洙所願,品嚐到了味道一流的手打烏冬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吃過晚飯後,看見夜色漸深,他們也就沒有繼續到處逛逛,直接回別墅去,因為他們不想第一晚就累倒了,還是早點睡,明早早點起來去玩個痛快吧。

「我們先別睡,都來玩真心話大冒險吧。」李成烈突然提議著。

「好啊,我贊成。」金聖圭剛洗完澡,還吹著口哨呢。

「我沒所謂啊。」南優賢聳聳肩,淺笑著說。

「那就玩吧。」金明洙也表示了他想玩。

李成烈從冰箱裡拿出了一個啤酒罐,指著其中一邊,說:「這邊是頭喔。」

「規矩就不多說了,相信大家都玩過。不想回答的問題,可以拒絕回答,但要接受懲罰。」

「不要罰喝酒!我不要宿醉。」金明洙立刻大喊,因為除了頭痛,他還曾經有些不好的回憶,例如:酒後亂性。

「那就俯臥撐?可以鍛煉身體。」南優賢失笑。

「好。」其餘三人都同意了。

接下來,遊戲正式開始。

李成烈負責轉啤酒罐,它不斷旋轉著,不久後終於停了下來,箭頭直直地指著南優賢。

「第一個居然是我……」南優賢感覺自己真是倒大霉了。

「你選哪個?」李成烈問。

「真心話吧,但別太狠喔。」南優賢拜託著。

「初吻,是幾歲?」李成烈用著輕浮的語氣問。

過了數秒,南優賢還是沒有回答,他便漸漸地感受到金聖圭向自己投來的目光,那裡夾雜著半分好奇,半分不信。

看著金聖圭不自覺瞇起的雙眼,南優賢坦然地笑了笑,說:「22歲。」

「就是去年跟他。」南優賢有些難為情地說,然後指了指金聖圭。

聞言,金聖圭大喜,他非常滿意這個答案,快笑得嘴不合攏了。

「那到我轉了吧?」南優賢把手伸出去,抓住啤酒罐。

 

結果是輪到金明洙了。

 

「我選真心話。」

 

「親情還是愛情重要?」南優賢又是等著看戲般地留意李成烈的表情。

 

「這個好難選啊。」金明洙抿著小嘴。

 

「那就……」金明洙小心翼翼地看著李成烈的眼色,最後還是決定豁出去,勇敢地說﹕「親情吧。」

 

說完,金明洙趕緊用手蹭了李成烈一下,眉頭緊蹙,有些笨拙地解釋著﹕「……愛情走到最後時,也會變成親情的。」

 

李成烈笑逐顏開,跟對方耳語﹕「我沒生氣啦。」

 

語畢,金明洙立刻鬆了一口氣,幸好對方沒氣自己,他就知道李成烈不是一個這麼小氣的人。

 

啤酒轉啊轉,又重新指著南優賢。

 

「怎麼又是我……」南優賢低聲罵了句。「這次選大冒險吧。」

 

「那麼……優賢哥親哥一下吧。」金明洙忍笑,然後向金聖圭使了個眼色。

 

「什麼?」南優賢把眼睛睜得大大的,質疑著。

 

「都在一起那麼久了,沒關係吧。」金明洙繼續慫恿著南優賢。

 

「可是……」南優賢再沒有節操,也不好意思地在眾目睽睽下跟金聖圭親熱,何況還是在金聖圭以前喜歡的人面前——雖然他已經釋懷了不少。

 

然而,此時此刻的金聖圭,是以十分期待的眼神看著南優賢,等待著他下一步的行動。

 

南優賢親了親自己的手,然後再將被親的地方貼上金聖圭的唇。

 

「這叫間接接吻!」南優賢自己說出來也覺得好笑。

 

「艾一古,我們優賢怎麼就這麼可愛。」金聖圭一把勺過南優賢的脖子,在他的臉頰上溫柔地親了一下。

 

「你!」被親後,南優賢立刻推開了對方,有些尷尬地看著對面笑著的兩人。

 

南優賢沒再說什麼,繼續轉著罐子,遊戲也就這樣玩了好幾輪。

 

然後,有一次,李成烈有些不解風情地問金聖圭﹕「你的第一次是什麼時候?」

 

金聖圭咬緊下唇,思索了一會兒,有些黯然地回答﹕「這題……可以不回答嗎?」

 

然後,他徑自走到旁邊的空地,做著一下又一下的俯臥撐。

 

此時,南優賢只能幽幽地盯著金聖圭努力的模樣。

 

其實他一早就猜到他不是金聖圭的第一個對象,但是他寧願金聖圭去承認,也不想他這樣逃避。

 

遊戲沒多久便玩完了,他們也就分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準備就寢。

 

「優賢……」金聖圭看著已躺在床上的南優賢,欲言又止。

 

「停,先別說話……」南優賢制止了金聖圭去說之後的每一句話。

 

「給我一晚,明早醒過來後,我就真的沒事了。」說到前度的事情——不,或許更差,是床伴的事情,南優賢不介懷便是假的。

 

但其實,南優賢有把握他很快便能釋懷了,因為他清楚明白金聖圭現在愛和寵的人是他,他知道活在當下才是最重要的,只是,他需要一點時間而已,而那時間就是一晚。

 

金聖圭漸漸地走近床邊,躡手躡腳地爬上了雙人床上,緊緊地抱住了南優賢,好像南優賢下一秒便會消失似的。

 

「優賢啊……你聽我說……」金聖圭有點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南優賢轉過身,用手指覆蓋金聖圭的唇瓣,不讓他說話,「我真的沒有那麼小氣,我知道你愛我。過去了的事情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現在……只是,給我一晚的時間好嗎?」

 

兩人的心情此時都很複雜,金聖圭決定跟南優賢攤牌﹕「……如果你想知道我以前的事的話,我都可以說給你聽。」

 

「我不生氣,也會吃醋啊,所以就免了吧。」南優賢笑盈盈地說。

 

「優賢你如果想知道的話,我真的可以毫不保留地全告訴你啊……」金聖圭覺得南優賢其實多少還是在意的。

 

「我相信你,所以就不聽你的情史了。」南優賢固然是對金聖圭有一定的信任,另一方面,他又確實是不想聽金聖圭和以前的對象的事。

 

「可是……」金聖圭硬是覺得那個沒有安全感的南優賢,不會突然這麼相信自己,他只是在逞強而已。

 

「呀,我都說了我相信你,你還這樣懷疑我幹嘛啦!」南優賢氣得鼓起小腮子,雙空直勾勾地盯著金聖圭。

 

南優賢怕金聖圭還是不明白自己,便乾脆把頭稍稍往前湊過去,吻住了金聖圭的唇,不斷溫柔地吸吮著。

 

除了唇瓣之間的吸吮,兩舌也微微伸出,互相舔舐,跟對方纏綿著。有時,舌尖還會伸進對方的口裡,任由對方溫柔地去吻著、吸著。此時,兩人的唾液早已無分彼此,融在一體。

 

「好舒服……」一吻結束後,南優賢紅著臉,小聲地說。

 

「……剛才沒在他們面前親你,是因為害羞,對不起啦……現在算是補償回了吧?」南優賢因為難為情,玩弄著自己的手指頭。

 

「沒有什麼好對不起的,要說對不起的,應該是我才對。」金聖圭撫著南優賢的臉蛋,深情地看著他。

 

「我都說了沒關係啊,你別再這樣了。」南優賢扁著嘴看著金聖圭。

 

「現在,我愛你,你愛我,那就夠了。」南優賢再次親了金聖圭一下,只不過這次是蜻蜓點水式的。

 

「再說,我要介意,也是先介意明洙的事吧,畢竟你喜歡了人家那麼久——慢著,所以你以前都是喜歡著明洙,然後又和其他嗯……該說是床、伴那啥嗎?」南優賢審問著。

 

「嗯……」因為是事實,所以金聖圭也只好不情願地承認。

 

「你以前還真是個挺輕浮的人嘛。」

 

「可是現在絕對不同了,我現在有優賢就足夠了,我真的不會花心,你要相信我啊。」他又有點慌地補充了一句。

 

「你要是讓我發現你花心的話,你就死定了,還是必死無疑那種。」南優賢像個小孩子一樣,裝著兇巴巴的樣子警告著金聖圭。

 

「嗯嗯,我發誓我不會的,不然我就不得好死。」金聖圭看似信誓旦旦地發起誓來。

 

南優賢滿意地笑了笑,然後又有些彆扭地說﹕「……話說在這張床上躺了這麼久,果然還是家裡的舒服啊。」

 

「優賢睡得不舒服的話,我明天就把床褥換成跟家裡一樣的好不好?」金聖圭心疼地問。

 

「啊?別,不要這樣勞師動眾的。」南優賢搖搖頭。

 

「那……」

 

「你像平時……抱、抱著我睡就好啦。」南優賢別過頭,小聲地說。

 

「只能抱,不能碰嗎?」金聖圭楚楚可憐地說。

 

「呀,你到底是有多欲求不滿啊?自從我去演音樂劇後,你幾乎晚晚都要我……哼。」南優賢抱怨著。

 

「別這樣嘛……就一次好嗎?就一次而已。」金聖圭對著南優賢撒嬌。

 

「那……那就只一次喔……不準抵賴……」南優賢終究還是敗在了金聖圭對自己的暴風撒嬌。

 

「好,我答應你,就一次而已,畢竟我也不想你明天太累,嘿嘿。」金聖圭得到允許後,便把頭湊到南優賢的頸窩裡,開始忘我地親吻和啃咬著。

 

「呀,別在當眼處留下吻痕……嗯哈……我不想被他們見到。」南優賢吩咐著。

 

「知道了。」於是,金聖圭便把吻落到南優賢白晢的胸膛上,更開始吸吮他胸前粉嫩的蓓蕾。

 

「輕點……嗯啊……」南優賢的雙腳已經夾住了金聖圭的腰。

 

「優賢我愛你。」金聖圭一邊說,一邊做出能讓南優賢感受到他愛意的行為。

 

「嗯,我也是。」南優賢臉色泛紅地回答道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為何不是我TvT 的頭像
為何不是我TvT

Infinite王道文--by小熊

為何不是我Tv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