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.99 婚事

 

一個月後,南優賢從大學畢業了。

 

關於他的職業,他決定先開一間工作室,教別人唱歌。可以的話,他也想到學校當合唱團的老師。

 

如此同時,金聖圭和他也開始籌備結婚的事。

 

「就是今天了,你緊不緊張?我很緊張。」金聖圭手心冒汗,笑容有點僵硬。

 

通知了雙方家長他們將會結婚的決定後,他們便約了雙方家長今天見面,商討禮金和婚事的安排。

 

「我也是,畢竟人生就這麼一次而已,是歷史性的時刻啊。」雖然金聖圭的掌手冒汗,但南優賢卻一點兒也不介意,他主動握住金聖圭的手,告訴他並不是一個人。

 

「……那麼,我們出發吧。」金聖圭牽著南優賢的手,提著幾袋禮物,在大門前向南優賢莞爾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這次見面的地點,是南家大宅。

 

兩人都比約定的時間早到,一進去屋子裡,便有些傭人來招呼他們。

 

雖然這是南優賢自己最熟悉的地方之一,但還是會讓感到緊張不已。

 

「爸爸、媽媽,早上好。」不久後,人終於齊了。

 

雙方的公司一直處於競爭的關係,談了一會兒後,金聖圭的父親提出了合併的提案﹕「既然我們的孩子們都在一起了,大家遲點就會正式成為一家人,你可否考慮過將兩間公司合併?」

 

「這也好,我們遲點再詳細去談吧,先談了孩子們最關心的事情。」南優賢的父親笑著回答。

 

金媽媽先問﹕「你們有想好去哪個國家註冊嗎?」

 

「荷蘭?」荷蘭是第一個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,並且對南優賢來說,是一個很美麗的國度,他對此充滿了憧憬。

 

這時,南媽媽卻說﹕「荷蘭也不錯,但是那邊的法律規定,至少有一方必須有荷蘭國藉或居住在荷蘭,你們要到那邊註冊,恐怕要先過去住上一陣子呢。」

 

這時,南優賢才如夢初醒,赫然發現結婚原來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

 

「到加拿大註冊結婚的話,會較方便喔,因為只有在加拿大,兩個非居民也可以結婚。」金媽媽提議。

 

顯然地,媽媽們的資料搜集做得比他們多。結婚的事,為人母親大概比孩子們更為著重和緊張吧。

 

「只是,如果要離婚的話,其中一方必須在加拿大連續居住一年以上,並且在申請離婚時居住在加拿大,這樣子才可以申請離婚。但我相信你們也不會隨便離婚,所以就沒關係吧。」金媽媽再次補充著,和藹地淺笑。

 

「而且,在加拿大的話,是用英語,也不用特地去找人翻譯。」

 

於是,他們暫定將在加拿大裡註冊結婚。

 

他們又討論了不少細節,兩位媽媽都無法不省心,遲點都會親自參與統籌的工作,再找一家信譽好的婚姻顧問公司,保證兒子們將擁有一個畢生難忘的婚禮。

 

「那麼,爸爸、媽媽,我們先告辭了,今天真的謝謝你們。」雙方父母,也終於正式允許了金聖圭和南優賢直接叫他們「爸爸」和「媽媽」。

從南家離開,兩人牽著的手一直都沒有鬆開過,南優賢緩緩把頭靠著金聖圭,在街上走著。

 

「我們,真的要結婚了呢。」南優賢忽然說道。

 

「嗯,是啊,遲點申請完結婚證明後,就可以行禮和註冊,接著就是度蜜月了,再之後就是新婚生活……光是想像好像已經很幸福,嘿嘿。」金聖圭低頭親了親南優賢的手背,喜孜孜地笑著。

 

隔了片刻,南優賢又問﹕「其實啊,結婚了以後,有什麼會不同?」

 

南優賢有這個疑問,是因為他們本來就一起生活,而相處的模式也有點像結了婚的伴侶。

 

「財產共享?開支共同分擔?但我們本來也不缺錢,所以這應該沒多大關係吧。」金聖圭先說了比較現實的問題。

 

「一個家的感覺?」他接著說。

 

南優賢看著這樣的金聖圭,沉思了一番,又突然很認真地問一個在金聖圭意料之外的問題﹕「結婚後,你……不會家暴我的吧?」

 

「噗,我家暴你?我疼你還來不及呢!」金聖圭忍悛不禁,沒想到南優賢居然會問出這麼傻氣的問題,又說﹕「而且,你都把肌肉練得那麼壯,是家暴也是你先家暴我吧。」

 

的確,在身材上,南優賢比金聖圭優勝。

 

「我不會啦……」南優賢立刻否認。

 

「對了,我們以後會搬家嗎?」說實話,南優賢不想搬家。

 

「優賢想搬嗎?都聽你的。」對金聖圭來說,只要南優賢喜歡就行了。

 

「暫時不太想,我們現在這個家有很多我們的回憶呢。」坦白說,南優賢捨不得去離開這個家。

 

「那是當然,那是我們愛的小窩呢,嘿嘿。」金聖圭也很喜歡現在這個家。

 

「啊,對了。」金聖圭又想起了件事,「你以後還得叫我『老公』。」他笑到眼睛都彎掉了。

 

「那我呢?你叫我什麼?」南優賢堂堂男子漢,可不想常常被叫作「老婆」。

 

「優賢你嘛……就『優賢』好了,不然就『寶貝』或『老婆』,哈哈哈……」再肉麻的話,只要是對著南優賢說的話,金聖圭都能泰然自若地說出來。

 

「……你直接叫我名字好了,其他的都太奇怪了。」南優賢非常嫌棄其他的稱呼。

 

「優賢寶貝別這樣嘛。」金聖圭調戲著他,語氣還有點微嘔心的感覺。

 

「……你夠了。你再這樣叫,我就叫你作『金先生』。」南優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

「別別別——多麼見外的稱呼呢,我們這麼親密,這樣叫不適合啊。」於是,金聖圭便變得安安份份的了。

 

「你能說少一句話嗎?或者,你就不能說句有點建設性的話嗎?」南優賢不耐煩地回應道。

 

「你生氣了。」說完,金聖圭握緊了南優賢的手。

 

過了幾秒,他又罕有地說﹕「但我不會哄你的。」

 

「那就別哄,哼。還沒結婚就已經這樣子,結了婚還得了?」在金聖圭的耳朵聽來,這些都只不過是南優賢的嬌嗔,而重點是,南優賢說完這句話後,也沒有放開他的手,證明他根本沒生氣,只是想鬧鬧而已。

 

「看來我真的把你寵壞了。」金聖圭裝著一本正經地說。

 

南優賢一聲不吭,也裝作自己受傷了。

 

「那就別寵了。」南優賢乾脆也把手抽出,連腳步也止住了。

 

金聖圭本打算只是開個玩笑,沒想到對方卻好像真的動氣了,於是心也急了起來。

 

他趕忙解釋,想賠個不是﹕「你知道我沒那個意思的,我只是……」

 

看到金聖圭慌張的模樣,南優賢終於不再板起臉孔,開懷大笑起來。

 

「論演技,看來我比你好呢。」他沾沾自喜地自誇著。

 

本想捉弄人,卻反被騙了,金聖圭此時此刻的心情,還真是又氣又好笑。

 

「我都知道的,你很愛我,也很寵我,我都知道的。」語畢,南優賢用頭稍稍蹭了金聖圭一下。

 

金聖圭因為這個討喜的舉動,被逗樂了,摸摸南優賢的頭髮,又在上面輕輕地親了一下,溫柔地說﹕「你知道就好。」

 

「婚禮的事,都由你去決定吧。優賢喜歡的,就是我喜歡的。」他接著說。

 

「呀,結婚是我們兩個人的事,你不能就這樣推到我身上啊,要我們兩個,我們兩個人一起決定才是,這樣才是我們的婚禮。」南優賢強調著兩個人一起決定的重要性。

 

「好好好,都聽你的。」金聖圭向來都尊重南優賢。

 

他們一直牽著手,在大街上走著,自認為現在的每一天都已經很幸福了。

 

他們現在大概都沒想到,大半年後,在教堂裡讀出結婚誓詞、交換戒指和被親友祝福,才是他們人生裡最幸福的瞬間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為何不是我TvT 的頭像
為何不是我TvT

Infinite王道文--by小熊

為何不是我Tv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