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.4 回家

 

住院了一段時間後,金明洙很快便跟自己的「監護人」李成烈回家了。

 

家裡有好一陣子沒有打掃過,染上了不少塵埃,空氣也不太流通,整個空間只給人一個死氣沉沉的感覺。

 

金明洙走到窗子前面,拍了拍窗框的灰塵,二話不說,便立刻把窗戶打開,讓新鮮的空氣流進來。

 

「可以幫我打開廚房的窗嗎?」金明洙有些小心翼翼地問,他不知道他的這個小小請求會不會惹火了對方,畢竟對方好像不太喜歡自己。

 

「我說過,我不是你的奴才,別隨便使喚我。」李成烈冷淡地拋下這句話,環視著屋子內的環境。

 

「……對不起。」金明洙的心也冷卻了幾分,更加證實了對方討厭自己的事實。

 

驀然間,一個少年的映像在李成烈的腦海裡晃過。

 

金明洙委屈的模樣,好像跟某人重疊了。

 

「別向我裝可憐,對我不管用的。」李成烈的每一句話,在金明洙聽來,好像都是針對他的,對他完全沒有半丁點好感。

 

「我沒有!」金明洙沒想到會這樣被人誤會,立刻否認著。

 

若不是看著你像他,我才不會幫你……

 

李成烈冷哼了一下,輕彈手指頭,不消一秒,全屋的窗口都開成了四十五度角。

 

再動一下手指,屋子裡的灰塵也在一瞬間裡,全部倒進至垃圾箱裡,整個空間回復到原有的空明机淨。

 

「哇……好厲害,這些都是惡魔的力量嗎?」金明洙不禁看傻了眼,臉上滿是讚嘆和驚奇的神情。

 

「當然了,哪像你們人類那麼笨?」他用著輕蔑的態度說。

 

「坦白說,你是不是很討厭我?」金明洙想問這個問題很久了。

 

他覺得既然為了活下去,要跟這個人相處到死為止,甚至可能在魔界那邊還要繼續相處,那麼如果能把關係弄得沒那麼僵就好了。

 

「我對你無感,不喜歡,也不討厭。」李成烈平淡地回答道。

 

說完,李成烈便一把摟住金明洙的頸部,靠近自己,在對方雙眼還睜得大大的時候,便毫不猶豫地吻了上去。

 

「唔!」雖然金明洙知道這只是在屐行契約內容,但是他還是緊張了一下,不得不承認,李成烈逐漸放大的臉頰,真的帥氣十足。

 

「嗯……」李成烈隨便地吸吮了金明洙的唇瓣幾下之後,便伸出舌頭,抵住金明洙的舌尖,在對方的牙肉裡亂竄著,挑逗著對方的每一條神經線。

 

當金明洙被吻到七葷八素時,李成烈終於離開了他的粉唇,卻還是捧住對方的下鄂,死死地盯著對方的臉頰,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。

 

「怎麼了?」被吻後的金明洙,臉色紅潤,對於兩人的近距離,感到了些許的不自然。

 

「你果然很像他。」得出了結論後,李成烈蹙眉,放開了他。

 

「……他?」金明洙眨眨空靈的雙眼,一頭霧水。

 

「一個曾經跟我簽約的少年……跟你還真挺像的。」李成烈嘗試回憶起以前的事情。

 

「你喜歡過他?」金明洙難得在李成烈的眼神裡看出了一絲的溫柔和婉惜。

 

「嗯,但我已經忘了他叫什麼名字了。」李成烈淡淡地回應道,「他現在在魔界那邊,應該還過得不錯吧。」

 

忘了喜歡的人的名字?真的喜歡過嗎?金明洙懷疑著,看來惡魔所謂的情愛,都是不能相信的。

 

「你接下來的日子,會跟我一起住,還是好像之前一樣,常常消失掉——是回到魔界去了?」金明洙岔開了話題。

 

「跟你住有什麼好處?」他有些刁鑽地問。

 

「呃……沒有。」金明洙一時間也回答不到。

 

「對了,有一點還沒告訴你,惡魔是不需要吃飯或睡覺的——當然,我們也可以這樣做,但是我們沒有這個需求。」惡魔和人類的構造,的確是有點不同。

 

「所以你的言下之意,就是不一起住了對吧?」金明洙推斷著,他發現跟李成烈的相處,好像愈來愈自然。

 

「先讓我住一晚試試看?」李成烈提議著。

 

李成烈自從覺得金明洙跟那個男孩很像後,就對他產生了點興趣,或許金明洙能夠成為那個人的代替品。

 

「隨你喜歡。」金明洙聳聳肩。

 

金明洙的家有一間客房,那一直都是為李成鐘回來時而準備的,因為李成鐘的父母也早已不在了。

 

那時候,金明洙的父母,就宛如是李成鐘的親生父母。

 

至於,李成鐘能夠到美國念書,是前幾年他的姑姑幫他決定的,反正有人肯付錢,為何不到外國見識一下呢?

 

「你平時睡哪裡的?」李成烈低著頭,看著金明洙問。

 

「我嗎?我是睡那間。」金明洙指著其中一扇門。

 

「呃,你今晚就睡這間客房吧。」金明洙有些不情願地說。

 

如果可以的話,他其實並不想別人睡李成鐘的床。

 

「我才不要,這間房間醜死了。」李成烈稍稍瞥了一下客房的模樣,立刻非常嫌棄地說。

 

客房的牆壁是黃色——李成鐘最喜歡的顏色。

 

床上有一隻巨大的白色玩具熊,白熊的脖子上繫了一條粉紅色的絲帶,十足的少女可愛風。

 

光是那隻泰迪熊的存在,已讓看似是高冷的李成烈無法接受,他忍不住問﹕「我記得你家裡以前沒有姐妹的,是女朋友的嗎?」

 

「不是,我至今也是母胎單身,沒談過戀愛,初吻就這樣給了你……」金明洙愈說愈小聲,說來他也有點難為情。

 

「……這房間是成鐘的。」

 

「誰是成鐘?」李成烈瞇起了眼睛問。

 

「一個對我來說,像是弟弟般的存在。」金明洙一想起李成鐘,眼神也多添了幾分柔媚。

 

「哦。」李成烈裝作毫不在意地說。

 

他又立刻霸道地補充了一句﹕「反正我今晚要睡你的房間。」

 

「……好吧,我讓我的床給你,我睡客房。」金明洙決定妥協,跟一個惡魔爭辯,並沒有好處。

 

「不用,同一張床SEX更方便。」李成烈完全不覺得性是一回事,對他這種惡魔來說,簡直就如家常便飯。

 

「你你你說什麼……變態!」金明洙下意識地退後了一步,臉龐一下子泛起一圈紅暈了,耳根也漸漸地發紅。

 

「看來你需要被調教。」李成烈似笑非笑,逐步逼近金明洙,把他推至牆角,狠狠地咬上了金明洙柔軟的唇。

 

濕潤了金明洙的唇瓣後,李成烈有技巧地吸吮著對方的舌尖,又用自己的舌頭瘋狂地挑逗著它,一陣酥麻的感覺遍佈金明洙的全身,刺激著他所有的神經。

 

「哈……」金明洙被吻得喘不過氣來,下意識地靠進李成烈的懷裡。

 

可是,不消半秒,李成烈的大手便覆上了金明洙的後臀,不斷輕輕撫摸,從褲子外描繪著它的形狀。

 

「這手感還不錯。」李成烈作出了一個他認為是客觀的評價。

 

「……你!變態!變態!變態!」金明洙用著全身的力,把李成烈推至一米以外,還不忘羞澀地狠瞪著他。

 

「你罵我?」李成烈扯了一下嘴角,「看來我真的要好好調教一下你這野性子。」

 

「你你你不要亂來!」金明洙咬著下唇,用雙手防著李成烈。

 

「我技巧很好,跟我SEX很舒服的。我不習慣強逼人,你就考慮一下吧。」李成烈壞笑著說。

 

那痞子式的笑容,竟讓金明洙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 

他猛地搖搖頭,肯定是自己精神恍惚,再加上被無故調戲——他還是頭一回被男人調戲,自己才會如此異常。

 

呆楞的金明洙,最後還是罵了句﹕「變態!」

 

就是這句「變態」,讓兩人的關係褪去了當初的冰冷,開始變得親近起來。

 

而這一晚,兩人是分房睡的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為何不是我TvT 的頭像
為何不是我TvT

Infinite王道文--by小熊

為何不是我Tv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