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《南保姆》原貼﹕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717473277

《惡魔契約者》原貼﹕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501438550

《我才沒有偷看你》原貼﹕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4003497257

《公交車之戀》原貼﹕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967127011

*百度貼吧原貼的更新速度較快,到那邊看會比較好^^

番外一﹕新來的保姆 

南優賢從大學畢業了後,便開始了自己的事業。

他現在在其中一家數一數二的琴行裡當唱歌老師,而每逢星期三則會到一間初中當管弦樂團的指揮。

作為開始,這算是不錯的了。

過了一年左右,南優賢的口碑好,很會逗小孩子玩,又能幫他們考好聲樂的考試,於是學生便比以前多了,他現在週六和周日也會去教他們。

他跟別的老師在一棟大廈裡合租了一個地方,作為音樂教室,每人佔用一間房間,就像琴行裡一樣。

而最近,他又答應出現一出將會在大會堂演出的音樂劇,工作生活奔波勞碌,跟金聖圭相處的時間,比以前少了許多。

以前,周日就是二人世界的日子,兩人總是甜甜蜜蜜地在一起。

如今,南優賢多了這麼多學生去教,他哪還有時間去跟金聖圭談情說愛?

同樣地,金聖圭因為受不了一個人的寂寞,他星期日便也到公司加班,兩人都到晚上才再次相聚。

兩人結了婚,感情早已十分穩定,於是南優賢現在便把大部分心思都花了在事業上,並不是因為他缺錢,只是因為他上進,他想靠自己的力量拼搏一下,做他喜歡做的事。

一向寵妻的金聖圭,自然是不會反對南優賢這樣做。雖然兩人共處的時間的確少了,但只要南優賢高興,金聖圭受點委屈又算是什麼呢?

「圭哥,我回來了。」不知從何時起,兩人的身份有時開始對調。

等待伴侶歸家的,不再是南優賢,而成了金聖圭。

「嗯,歡迎回來。」金聖圭替南優賢放好東西,並幫他脫下厚厚的外套。

南優賢把鞋子放回鞋櫃後,便走進了屋。

「有沒有想我?」金聖圭從他後面抱住了他。

「有點吧。」南優賢轉過身,輕輕地親了一下金聖圭的唇。

「今天有個孩子真是夠調皮的,就是我上次跟你說的小昊,整堂課活蹦亂跳的,不聽我說話,還對我做鬼臉……所以說,小孩子都是小惡魔啊。」南優賢像平時一樣,向金聖圭訴說他的苦。

金聖圭默默地聽,又笑著說:「但小孩子還是天真可愛的,不是嗎?」

「話是這樣沒錯啦……」南優賢抿著嘴說。

他回抱著金聖圭,把頭埋進對方的懷裡,小聲嘟囔著:「……還是你最好。」

 

「當然了,我可是你老公。」金聖圭摸摸南優賢的頭髮,把人兒擁得更緊。

 

「好了,你也累了吧,快去洗個澡,然後就來吃飯。」金聖圭拍拍南優賢的肩,鬆開了他。

 

「今晚是你下廚?」南優賢有些興奮地問。

 

「嗯,不是外賣,所以你快點去洗澡。」金聖圭點點頭,並催促著對方。

 

「知道了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南優賢洗過澡後,便坐在飯桌的椅子上。

 

「吃飯吧。」金聖圭微微笑道。

 

「嗯。」南優賢拿起筷子,夾了一口白飯吃。

 

「吶,優賢……」金聖圭若有所思地看著他,他知道金聖圭是有話想跟他說。

 

他放下碗筷,把嘴裡的飯咽了下去後,便問﹕「怎麼了?」

 

「我看你最近這麼忙——不,我們都這麼忙,不如去請個保姆或者傭人去做家務?」即使兩人再忙也好,家裡還是需要做吸塵、洗衣服、晾衣服等家務的,但他們平時的工作壓力已讓他們身心疲倦,這大大加重了他們的負擔。

 

南優賢挑眉,問﹕「你心中已經有合適的人選了?」

 

「也不是,只是可以讓我家裡的傭人過來。」他提議著。

 

「那我們的二人世界豈不是就沒了……」南優賢扁著嘴,有些可惜地說。

 

「我只是提議啦,我不想你那麼辛苦。」金聖圭心疼地回答。

 

「你呀,明明在那個什麼婚前協議書裡,寫了你會包辦幾乎一切家務,現在到頭來不又是假的……」南優賢的記憶力好得很,對於這種細節,小心眼的他,更加不會健忘地忘掉。

 

「……對不起嘛。」金聖圭低頭認錯。

 

「算了,我也捨不得我老公那麼辛苦,嘿嘿。」南優賢說完,又夾了塊肉,低頭掩飾著自己的羞意。

 

金聖圭心裡一喜,忍不住露出真摰的笑容。

 

他再次問回那個問題﹕「那麼,我們請還是不請?」

 

「可以先試一星期再說嗎?」南優賢忽然想起了最初自己來到這裡時,也有一星期的試用期。

 

「當然可以,我寶貝說什麼就什麼。」金聖圭死死地抱住南優賢,往對方臉上一親。

 

「嘖嘖,誰是你寶貝,少在這裡肉麻死了!」南優賢叉起手臂,嫌棄著金聖圭。

 

「那你是什麼?」漸漸地,金聖圭的吻已移下至頸窩。

 

他只是溫柔地吸吮,即使是輕輕的啃咬也不敢,只怕會留下任何痕跡。

 

「我是……」正在南優賢思考之際,金聖圭又把南優賢其中一邊的衣服扯了下來,在晢白的香肩上親了一下。

 

「呀,你愈來愈過份了!」南優賢這次狠狠地推開了對方,並把衣服重新穿好。

 

「……對不起。」

 

金聖圭沒再逗南優賢,「我先回房裡去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第二天早上,「叮噹——」一聲在兩人耳邊響起。

 

「這麼早,誰?」南優賢有些不情願地睜開眼睛,早上起來便有點煩心。

 

「應該是小洛,我昨晚叫他今早來。」

 

「小洛?」這是南優賢從未聽過的名字。

 

「嗯,我家裡的傭人,小時候照顧我的,跟成鐘一樣,有點像兒時玩伴。」他簡短地介紹著。

 

「我去開門。」二話不說,他便從床上下來,打了個呵欠,穿上拖鞋,便向前走。

 

此時,南優賢卻抓住了金聖圭的手。

 

金聖圭轉身,問道﹕「怎麼了?」

 

兩人每天一早醒來總會有個早安吻,即使是結婚了,這個習慣也未曾改變過。

 

「算了,沒什麼……」南優賢鬆開了金聖圭的手,他以為金聖圭會明白他的意思,不過看來也只有他對這種事如此執著,只有他才會清楚記住每天早上有沒有親吻。

 

金聖圭和南優賢,並不是「心有靈犀一點通」。

 

「你去吧,別讓人家等著。」他轉而拍拍金聖圭的手,讓他快點過去。

 

「嗯。」

 

打開大門,門外果然是金聖圭剛才口中說的「小洛」。

 

「少爺,好久不見了!」劉天洛興奮地抱住了金聖圭。

 

「嗯,真的好久不見了。」金聖圭的臉上盡是藏不住的笑意,緊緊回抱他。

 

南優賢從房間裡走出來,便看見兩人相聚的畫面,還有金聖圭臉上燦爛的笑容,心裡不禁有點吃味。

 

「優賢,我介紹給你認識,他就是小洛,全名劉天洛,比我大四歲,你叫他『小洛』就行了。」

 

南優賢點點頭,也向對方介紹自己﹕「我是南優賢。」

 

這時,南優賢終於有機會把對方的臉孔瞧個仔細。

 

劉天洛雖然算不上是帥哥,但也長得五官端正,看著順眼。

 

「你好,我可以叫你『南少爺』吧?」他鞠了個躬,笑著問。

 

南優賢怔了一下,說﹕「你直接叫我名字也沒關係。」

 

「好的,那我現在就去為兩位準備早餐,兩位想吃什麼?」劉天洛看著他們問。

 

「小洛,我要吃那個——」金聖圭向他使了個眼色。

 

「沒問題。」劉天洛打了個「OK」手勢,便進去了廚房。

 

「你廚房裡自己一個人行嗎?你又不知道東西放在哪裡,不如我也來幫你吧。」金聖圭關切地問。

 

「少爺你會進廚房的嗎?」劉天洛十分詫異地看向金聖圭。

 

「嗯嗯,讓我來幫你吧。」金聖圭笑了笑,又轉過頭向南優賢說﹕「優賢你就待在客廳裡等一會兒吧。

 

「哦。」南優賢看了金聖圭一眼,有些洩氣地拿起旁邊的搖控器,打開電視看新聞。

 

雖然眼球確實是在看新聞,然而心思卻完全不在電視身上,而是在廚房裡的兩人。

 

他把搖控器放下,忍不住從玻璃偷瞄廚房的兩人,看到兩人有說有笑的,心裡更是一沉,無法打起精神來。

 

再想起他們剛才說的「那個」,南優賢壓根兒就不知道他們說什麼,也沒有任何頭緒,他很討厭這種他被排除在外的感覺。

 

心煩氣燥的感覺愈滾愈大,南優賢決定先回房更衣再說,因為他不想再從眼角裡看見兩人的互動。

 

「咦?優賢呢?」本是跟劉天洛談得起勁的金聖圭,回頭一瞥,突然發現南優賢已不在沙發上了。

 

「會不會是去了洗手間?少爺你看你自己,少看他一眼也不行,看來少爺你真的找到了深愛的人呢。」劉天洛打趣道。

 

「嗯,我真的很愛他。」金聖圭說這句話時,眼神間多了份柔情。

 

「那少爺要好好珍惜他才行啊。」劉天洛拍拍金聖圭的肩膀。

 

「這當然了,我很寵他的。」金聖圭露出一抹好看的微笑。

 

「少爺是個好男人呢。」劉天洛失笑。

 

「你也快點找個女朋友吧。」金聖圭看著劉天洛這些年一直單身,而年齡卻一年比一年大,愈發擔心。

 

「唉,這些事急不來的……」他歎了口氣,有些黯然地說。

 

「那你有沒有喜歡的人?」金聖圭開門見山地問。

 

「有是有……但是……唉……」劉天洛做什麼事都擅長,但一旦說到談戀愛,他就完全不行。

 

「還『但是』什麼?是個男人的話,喜歡就去追啊!」金聖圭鼓勵著他。

 

「唉……」劉天洛始終還是回避著這問題。

 

「對了——」而他現在則在努力轉移話題。

 

「你倆都進行到什麼地步了?既然結婚了,那就是那個過了?不過,男人跟男人也可以嗎?」劉天洛調侃著金聖圭,用戲謔的眼神看著對方。

 

「呀,你這小子……」金聖圭一邊笑,一邊罵著劉天洛。

 

「男人的話,就用這裡啊死小子!」說完,他還大力地拍了一下劉天洛的臀部。

 

「呀,好痛啊……少爺你雖然是少爺,可是我比你大啊……」劉天洛委屈地說,並伸手掩住剛才被打的位置。

 

而換好衣服的南優賢,剛好看見這一幕,他不明白為什麼金聖圭要把手伸到劉天洛的後面。

 

他並不想懷疑兩人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貓膩,他知道他們是兒時玩伴,從小便在一起的,這麼多年的交情,按道理他可能還及不上他,兩人親密也很正常。

 

他相信金聖圭,但看到這一幕,他就是不高興,打從心底裡的不高興,他無法再忍受心中的不悅,他知道自己要先逃離現場冷靜一下。

 

於是,隔了幾秒後,他敲了敲廚房的門,然後說﹕「我突然想起我約了我同事一起吃早餐,忘了告訴你們對不起,你們慢慢吃吧!」

 

走,也要走得瀟灑點。

 

他背上背包,穿上鞋,打算就這樣出門去。

 

「怎麼這麼突然啊?」這一切都在金聖圭的預料之外,他有些懵然地看著南優賢準備出門的樣子。

 

「嗯,剛才忘了告訴你。」他擠出一個毫無破綻的笑容,而手早已經放在門柄上。

 

「那……我出門了,晚上再見。」南優賢看了金聖圭一眼,又假裝笑著揮揮手。

 

他們以前出個門都要膩歪一下,現在因為多了個人在,也只能收斂些,弄得兩人都不習慣,心裡怪怪的。

 

「嗯,有空就打個電話給我吧。」金聖圭向他道別後,便把大門關上,竟遲鈍得絲毫察覺不到南優賢的異常。

 

在門外的南優賢,按下了升降機的按鈕,苦笑著呢喃道﹕「等會兒吃什麼好呢……」

 

他以為金聖圭會懂他,但始終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,不瞭解也是正常的吧?他不斷自我安慰著。

 

只是,因為一個突然插進來的人,而被深愛的人忽略掉,那種感受真的不好受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南優賢下班了後,在附近的商場逛了又逛,不斷消磨時間。

 

說白了,他就是不想那麼早回家,看見那兩個人。

 

好像,回到家後,他反倒成了那個礙事的人了。

 

忽然,他的電話響起來了,是金聖圭,「優賢啊,你下班了沒有?你今天一整天都沒打電話給我,我好想你呢……」

 

南優賢握著手機,聽到思念的人的聲音,確認到對方的愛意,早前心中的陰霾全部散開,臉上則多了喜孜孜的笑意。

 

「嗯,我也想你。」

 

「想我就快點回來,知道了沒有?」金聖圭的語氣極其溫柔。

 

「嗯。」可是,我又不想看到那個「小洛」……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回到家門前,給自己開門的是劉天洛,又是他,不免讓南優賢的心情一下子變得低沉下來。

 

「你回來了,少爺等了你好久呢。」劉天洛笑著說。

 

「嗯。」對著他,南優賢並不想多言。

 

南優賢一直眼也不眨地看著金聖圭,想抱一下他,想他了,可惦記著劉天洛在旁邊,也就算了。

 

他就這樣經過了金聖圭,回到房間去。

 

金聖圭發現南優賢總是看著他,欲言又止的樣子,他知道南優賢是想向他表達什麼,然而他又猜不到那深邃的眼神裡,藏著什麼訊息。

 

於是,金聖圭便躡手躡腳地跟著南優賢進房。

 

南優賢本想關上房門,怎料卻被金聖圭頂住了,他疑惑地看著他問﹕「怎麼了?」

 

金聖圭關上房門後,便摟著南優賢說﹕「優賢你是不是有什麼想跟我說?我看你常常看著我,然後又欲言又止、一聲不吭的走了……

 

「沒什麼,就只是想你了。」南優賢難得如此坦率。

 

「快出來吃晚飯吧。」在對方的額頭上留下一吻後,金聖圭便鬆開了他。

 

南優賢又再次緊抓住金聖圭的手,重新抱住金聖圭,輕輕地說﹕「我累……」

 

「乖。」金聖圭轉過身,摸摸他的頭。

 

南優賢用手指摩挲自己的嘴唇,說﹕「這裡也要。」

 

金聖圭失笑,說﹕「知道了。」

 

接著,便捧住南優賢的臉蛋,對準粉唇親下去。

 

兩唇溫柔地吸吮著對方,他們的愛是充滿著柔情的。

 

一吻過後,南優賢決定將自己的心底話告訴他﹕「圭哥,其實我不太喜歡他……」

 

金聖圭蹙眉,問﹕「為什麼?」

 

「因為你都不理我了。」南優賢知道自己很自私,但他就是想金聖圭的眼裡只看到他。

 

「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們只是好朋友、好兄弟。」金聖圭不明白南優賢為什麼又要誤會。

 

「我知道,可是……我還是不喜歡。」南優賢覺得這些話他還是得說出來才行。

 

「他人很好的,別多想。」金聖圭摸摸南優賢的頭。

 

「好吧……」

 

南優賢趁金聖圭聽不到時,又呢喃了一句﹕「我真的不喜歡他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劉天洛當了他們家的新保姆幾天,南優賢的臉色就陰沉了幾天。

 

那天早上,南優賢這樣跟金聖圭說﹕「我今晚也不回來吃飯了,我有音樂劇的練習。」

 

南優賢也終於達到忍無可忍的地步,他根本就不想回家再看到另外的兩人,於是他騙了金聖圭。

 

事實上,那天晚上根本沒有什麼練習。有練習的,只是前幾天的晚上。

 

他只是想逃離那個家,他想避開他們。

 

下班後,他本打算自己一人到處逛逛,但卻意外地收到他同事的邀約。

 

「優賢哥,我女朋友臨時放我鴿子,我這裡有兩張電影票,今晚的,你有興趣去看嗎?」南優賢的同事李時雨尷尬地問。

 

「好啊,哪出電影?」南優賢心想﹕正合我意!

 

結果,兩人便一起到電影院看最新上映的搞笑電影。

 

笑點再高的人,看搞笑電影時,也總會在某些情節時忍悛不禁,兩人都在電影院裡被逗樂得哈哈大笑,出來時心情非常愉悅、輕鬆。

 

「剛才那裡真的是太好笑了,哈哈哈……」南優賢和李時雨還在商場裡討論著電影的情節。

 

「……優賢?」驀然間,金聖圭的聲音在南優賢的耳邊響起,讓他差點以為自己幻聽了。

 

「圭、圭哥……」南優賢看著金聖圭和劉天洛,再看看自己和李時雨。

 

「優賢你不是說你有音樂劇的練習嗎?」金聖圭知道南優賢平常練習音樂劇的地點,他看著南優賢旁邊的李時雨,不禁又緊皺眉頭。

 

「呃,我……」南優賢一時間啞口無言,眨眨眼,過了半天才跟旁邊的李時雨說﹕「你先回去吧。」

 

「嗯,那明天見。」李時雨笑著揮揮手,走了。

 

「你跟我說你去排練音樂劇,但其實在跟別人約會?」金聖圭說話的語氣不斷上升,誰都知道他怒了。

 

「我……」南優賢不知道該怎樣解釋才好,因為事實的確如此。

 

「你是不是騙了我?你只須答我『是』,還是『不是』就可以了。」金聖圭努力地沉著氣問。

 

「……是。」南優賢低眉垂眼地承認了。

 

「為什麼?為什麼騙我?那男的是誰?你前幾晚都是跟他出來?你就這麼不想回家,這麼不想看見我嗎?」金聖圭連珠炮發地質問著南優賢。

 

「他是我同事,叫李時雨。」

 

「是,我就是不想每天看見你們在家卿卿我我的樣子,我吃醋,我難受,這樣行了沒有?」幾天積聚下來的委屈和怨氣,都在這一瞬間爆發出來了。

 

「我們兩個之間什麼都沒有。」金聖圭冷著臉說。

 

「是啊,我跟少爺之間真的什麼都沒有,少爺只愛你啊。」劉天洛看見氣氛愈來愈糟糕,便也一同澄清著。

 

「你……你給我閉嘴!」南優賢幾乎是嘶吼這句話來,引來周遭群眾的視線。

 

南優賢尷尬地看向四周,然後金聖圭又說﹕「你怎麼這樣跟小洛說話,倘若我們讓你誤會了,那我向你道歉認錯,但你別這樣。」

 

「什麼叫別這樣?我忍了你們好久了,現在你還處處護著他,你根本比較在乎他!」南優賢指著兩人大喊。

 

「再者,你跟那個李時雨的關係看來也非同尋常嘛,哼。」金聖圭腦子一熱,怒氣上腦,一次又一次地說出傷人的說話。

 

「我和時雨?我們能是什麼關係?我們只是同事、朋友,這樣而已!你又憑什麼懷疑我對你不忠?」

 

「南優賢我不想跟你在外面吵,這多丟臉。」金聖圭惦記著這裡是商場,是公共場所,而他又是半個名人,他不想這樣子。

 

「你以為我又想跟你吵嗎?可是,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?每天在家裡,就看著你們親密的互動,我即使是相信你,我看著心裡也難受,心也是會痛的。」

 

「然後,我告訴你我難過,你卻說是我的不對,他是個好人——是,我相信小洛他人很好,但是我看著你們兩個這樣就特別不順眼,因為你每次總是因為他而忽略了我,這種被無視的感覺,你明白嗎?你根本就不明白……」

 

「優賢,你別無理取鬧。」金聖圭沉著氣說。

 

「無理取鬧?我嗎?」南優賢苦笑著問。

 

「既然你這麼喜歡他,這麼討厭我,你以後跟他住好了,以後跟他在一起好了,反正你都不在乎我了,不是嗎?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我想我們都需要冷靜一下。」

再次踏進久違的公園裡,小路兩旁的白蘭花依舊散發著濃郁的花香,卻沒有了昔日甜蜜的氣息。

南優賢坐在一旁的秋千上,回憶起剛才兩人的對話,他始終覺得自己沒有錯。他相信沒有一個結了婚的人,能夠忍受自己的伴侶跟別人如此親密。

不消多久,天色已變深,公園裡變得幾乎漆黑一片,唯有數盞街燈微微發光。

他,還會來找我嗎?

我,還應該回家嗎?

南優賢坐在秋千上,心已死,對自己何去何從,該如何是好,充滿著困惑和消極之意。

另一邊,眼見已經十一時多的金聖圭,一直有意無意地盯住門口,等待著南優賢的歸來。

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,大門還是沒有絲毫動靜。

「少爺你快點去找他吧,他一定是在等著你找他呢。」劉天洛勸說著金聖圭。

「他……自己等會兒就會回來了。」金聖圭鬧彆扭地說。

「少爺,等待是難受的。」劉天洛最懂這個道理。

「而且,都已經這個時間了,萬一他不回來怎麼辦?萬一遇上什麼危險怎麼辦?少爺你就不擔心他嗎?」

金聖圭小聲地說:「擔心,我當然擔心……」畢竟,那是自己最愛的人啊。

「那少爺就快點出去吧。」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劉天洛終於逼到金聖圭捨棄無謂的面子,去跟南優賢和好。

出門後,金聖圭並沒有打電話給南優賢,他瞭解南優賢,他知道他現在不是在公園,便是在漢江,於是他便先跑到附近的公園去。

跑啊跑,終於跑到了公園的門口。

果然,他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身影,南優賢依然在秋千上盯著地下呆坐。

倏地,南優賢像是感應到某人的視線,他抬起頭來,立刻跟金聖圭四目相交。

……你來幹嘛?」南優賢看著金聖圭的眼神,是充滿著悲苦,沒了昔日的那份愛意。

金聖圭一怔,有些懵然地說了句廢話:「來找你。」

「來找我幹嘛?我這麼討你厭。」南優賢淡淡地說。

「優賢啊,我跟他之間真的什麼也沒有。」金聖圭再次解釋著。

 

「我跟時雨之間也是什麼都沒有。」南優賢用空洞的目光回答。

 

「優賢,我知錯了。」金聖圭忽然說道。

 

「所以呢?」

 

「所以,你跟我回家吧。」金聖圭急切地說。

 

「我不想回去。」不消半秒,南優賢已經作出回答。

 

「為什麼?優賢你不愛我了嗎?」金聖圭又向南優賢走近了幾步,握著南優賢的手問。

 

「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。」南優賢甩開了金聖圭的手。

 

他冷冷地直視著金聖圭的雙眼,問﹕「你還愛我嗎?」

 

「愛,當然愛。」金聖圭馬上回答道。

 

「你仔細想好了才回答我,你真的還愛我嗎?」南優賢突然覺得愛,原來很累人。

 

「無論你問我多少次,我的答案都不會改變。」金聖圭堅定地說。

 

「南優賢,我當然愛你。」

 

「……我錯了,你別生氣了,跟我回家好嗎?」金聖圭忽然跪在地上,像是在乞求一樣。

 

男兒膝下有黃金,金聖圭從出生至現在,每次下跪都是跟南優賢有關。

 

冷靜過後,看到南優賢後,他再一次明白到他不能沒有南優賢,他確實很愛他。

 

「你給我起來,我受不起。」南優賢扶金聖圭起來,但是對金聖圭的態度,依然還是冷冰冰的。

 

隔了半晌,南優賢又問﹕「那你想過我的感受嗎?」

 

「我跟他之間真的沒什麼啊,你真的誤會了。」金聖圭以為南優賢還是不相信他,再一次強調。

 

南優賢沒好氣地說﹕「我知道。」

 

「你到底明不明白我為什麼生氣?」這一瞬間,南優賢簡直覺得他們是「啞巴說,聾子聽」。

 

「你根本就不明白。」

 

「那你為什麼生氣?」既然不明白,那就只好問。

 

南優賢現在真的嚴重懷疑金聖圭最近是不是笨了、遲鈍了,從剛才的心死,變成現在的無奈,他覺得自己很快就會原諒金聖圭。

 

「那你看見我時雨一起時,為什麼生氣?」南優賢沒好氣地問,引導著金聖圭回答。

 

「因為你騙我。」金聖圭咬著下唇說。

 

「……除了這個呢?騙了你是我不對,對不起,我無心的。」南優賢因為之前撒了謊,所以也有點內疚。

 

「嗯,本來就是我不好……」金聖圭看著南優賢,想抱又不敢抱,就是怕被對方推開。

 

但想了又想,還是想抱,於是便勇敢地一把抱住了南優賢。

 

 

南優賢也倒是安份,在金聖圭的懷裡一動不動,任由對方抱住。

 

這下子,金聖圭知道南優賢已經消了點氣了。

 

「我不喜歡你跟別的男人在一起。」金聖圭簡直就是說出了南優賢的心聲。

 

「……我也是。」南優賢悶悶地在金聖圭的耳邊回答。

 

「但我跟小洛他真的……」沒想到金聖圭又想解釋。

 

南優賢立刻打斷了他的話﹕「夠了,我知道你對他沒那個意思,但我就是不喜歡你這樣子……」

 

「你相信我嗎?你覺得我對時雨真的有那個意思?」南優賢微微鬆開了金聖圭,近距離看著對方的臉問。

 

「我相信你沒有。」說完,金聖圭便親上了幾天都碰過的紅唇,那觸感依舊是那麼柔軟、舒服。

 

「啊啊!疼疼疼——」怎料,金聖圭的大臂卻被南優賢狠狠地捏了一下。

 

「流氓!我還沒跟你算清楚,你就對我毛手毛腳,哼!」南優賢狠狠地瞪著金聖圭。

 

見狀,金聖圭再次確信了南優賢已經不生氣了,畢竟他傲嬌的語氣早已出賣了他。

 

「咳咳……我們繼續說!」南優賢這次直接把金聖圭推開,讓兩人保持著安全距離。

 

「那既然你相信我,那你還生氣什麼?」南優賢抿著嘴問。

 

金聖圭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,說﹕「喔喔,我終於明白你生氣什麼了。」

 

「……遲鈍!笨死!給我面壁思過!」南優賢有些難為情地說。

 

「這裡沒有牆壁啊……最大的牆壁就是你了,嘿嘿。」語畢,金聖圭又屁癲屁癲地抱住南優賢,把頭埋進南優賢的懷裡。

 

可是,不消半秒,金聖圭的嘴巴又叫了幾聲悲鳴﹕「疼啊……優賢你別家暴你老公好嗎……」

 

這次,南優賢則是揪他耳朵。

 

「誰讓你不老實,快給我起來!」南優賢紅著臉,防著金聖圭。

 

隔了幾秒,南優賢又略為委屈地訴說﹕「你們在家裡常談些小時候的事,全都是我不知道的東西,我又插不上話來,每天就好像被你們排除在外一樣……」

 

「再者,我們見面和相處的時間基本上就只是在家裡,然而在這僅餘的時間裡,你又只顧著他,都不理我……你到底是跟他住,還是跟我住啦……明明我才是跟你結了婚的那個人。」這一肚子的怨氣,南優賢終於能說出來了。

 

「你到底明不明白啊……笨蛋。」南優賢又輕輕地踢了金聖圭一下。

 

「我們優賢寶貝是吃醋了呢。」金聖圭失笑,逗著南優賢。

 

「那……我讓小洛他回去好不好?我們別再吵架了,你也別再生氣了,我跟你一樣都難受。」金聖圭小心翼翼地提議著。

 

南優賢點點頭,又說﹕「其實我也要跟他道個歉,這樣胡亂吃醋,又罵了他……」

 

這下子終於哄好自己的小祖宗,金聖圭立刻松了口氣,有些緊張地問﹕「那你是不是不再氣我了?」

 

「嗯……我也對不起。」南優賢這次主動抱住金聖圭,向他賠罪。

 

「不過,你晚上跟小洛去商場幹嘛啊?」原諒歸原諒,小心眼的南優賢當然不會忘了這件事。

 

「沒有啊,就出來吃個飯唄。」金聖圭如實回答。

 

「真的嗎?」南優賢瞇起雙眼,並不盡信。

 

「真的假不了,優賢你該不會不相信我吧?」金聖圭的心又急了,他害怕南優賢又誤會了什麼。

 

南優賢搖搖頭,說﹕「不會啦,你說我就信。」

 

「那現在都這麼晚了,你跟我回家好不好?」金聖圭瞥了一下手錶,哄著南優賢。

 

「嗯。」南優賢再次乖巧地點點頭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你們都回來了就好了。」看見兩人平安回到家後,劉天洛立即放下了心頭大石。

 

他抱有歉意地對南優賢說﹕「對不起啊,因為我而害到你們吵架……」

 

「我等會兒就走了,不會再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。」他又笑著補了句。

 

「其實我也對不起,之前對你的態度這麼差……明明你就是個好人。」南優賢有些彆扭地說。

 

「沒關係,沒關係,是我突然插了進來,我才是對不起你們那個人。」劉天洛半笑著道歉。

 

「優賢,你快點去洗個澡吧,已經好晚了。」金聖圭拍拍南優賢的肩膀。

 

「小洛你今晚也早點回去吧。」接著,金聖圭也對著劉天洛說。

 

「好的,那兩位少爺再見了。」劉天洛點點頭,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後,便穿鞋子出去了。

 

「吧嗒——」聽到脆響的關門聲後,南優賢便回過頭,立即熊抱著金聖圭,把他撲倒在沙發上。

 

金聖圭受寵若驚,過了半天才反應過來,傻眼地說﹕「哇,我們優賢今天怎麼這麼熱情?」

 

「因為太想你了。」南優賢壓著金聖圭,低下頭,伸出小舌,在和對方親吻的過程中,將小舌竄進去,與對方的舌尖相互交纏。

 

「嗯……唔。」兩人親得很是盡興,除了唇瓣吸吮的聲音,還有因為滿足感而發出來的輕吟。

 

就在兩人深吻的同時,兩人的手也不安份地不斷撫摸著對方身體的不同部分,而金聖圭的手,則由頸窩下移到南優賢的後庭,不斷在那敏感處徘徊。

 

南優賢倒也沒反抗,任由金聖圭愛撫,只是深情地看著自己的愛人,都快把他看出個洞來了。

 

「圭哥……」南優賢用著軟糯糯的聲音喚著金聖圭的名字。

 

是的,結了婚這麼久,南優賢還是無法改口叫他做「老公」。

 

「優賢。」金聖圭也柔情似水地叫著南優賢,眼神間充滿了無盡的依戀。

 

「嗯……」金聖圭單手環著南優賢的脖子,在上面落下一個又一個的細吻,他更是集中親吻喉結的部分,挑逗著南優賢。

 

南優賢不禁顫抖了一下,眼睛裡燃燒著情欲的火焰,全身也好像被焚了一樣,仿佛觸電一般,全身呼吸急促、酥麻癱軟。

 

正當南優賢意亂情迷之時,金聖圭卻裝模作樣地拍拍他的屁股,說﹕「起來,去洗澡。」

 

「不起。」南優賢抿著嘴,狠狠地瞪著金聖圭嚷著。

 

「乖,再晚點洗澡的話,會很冷。」金聖圭輕輕地摸摸南優賢的頭髮,笑了笑。

 

「……那你幫我洗頭髮。」南優賢用手環住金聖圭的脖子,像是向金聖圭撒嬌一樣。

 

金聖圭知道自己快忍不住了,連忙警告著他﹕「你要知道我進去了以後,就不只是洗頭髮這麼簡單。」

 

「嗯……沒關係,畢竟我也想你了。」兩人已經很久沒做過那件親密的事,坦白說,南優賢現在很渴求金聖圭。

 

「好,你要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,不准反悔。」金聖圭親了一下南優賢的唇,嘴角隨即便向上翹。

 

「……抱我過去。」南優賢紅著臉,害羞地說。

 

金聖圭調整好姿勢後,便站起來,橫抱著南優賢,走向洗手間的方向。

 

關上洗手間門後,金聖圭把南優賢壓在門上。也許是因為空間比剛才變得狹窄了,兩人又比剛才更興奮了。

「吻我。」南優賢羞赧地命令著。

 

「遵命。」金聖圭含上了南優賢的軟唇,兩人閉上眼睛,溫柔的吸吮之中,又不失霸道的感覺,充滿著對對方的佔有欲。

 

漸漸地,這個吻發展成為一個深情的濕吻,兩人緊貼的身體,讓南優賢驀然感受到一個硬綁綁的物體頂著他,他知道金聖圭是起反應了。

 

「幫我脫衣服……」南優賢的雙眼開始失焦,視線變得朦朧起來,他摟著金聖圭的脖子,將身體完全交給對方。

 

「別急……先放水,我怕你著涼。」金聖圭一邊吻著南優賢,一邊試著水溫。

 

「圭哥,快點。」南優賢用腳纏住金聖圭的腿,誘惑著對方。

 

「乖,我老婆今天怎麼就這麼熱情?」金聖圭俐落地脫下了南優賢的上衣,抱著他的腰,低下頭舔吻著南優賢的胸膛。

 

金聖圭的手指覆上南優賢的蓓蕾,用著不輕不重的力度揉捏著,讓南優賢心癢到不行,不由得發出了甜膩的呻吟﹕「嗯……」

 

「因為愛你……嗯……你是不是喜歡我熱情點?」南優賢將手指插進金聖圭的頭髮裡,輕輕地往裡面摩挲。

 

金聖圭愈吻愈下,來到小肚臍時,更是刻意地挑逗眼前的人。

 

「無論怎樣都愛你。」金聖圭哄著南優賢。

 

語畢,金聖圭靈巧的小舌,再次向上舔回南優賢的耳垂,然後再咬上南優賢的唇,在南優賢的嘴裡翻雲覆雨。

 

「……是不是熱情點,你以後就只會看著我一個了?」南優賢有點納悶地問。

 

金聖圭這才意識到南優賢的醋意和不安,便再次哄著他﹕「就算你不理我,我也只看著你一個,也只愛你一個。」

 

「乖,幫我脫。」金聖圭繼續舔著南優賢的耳畔。

 

「嗯……」南優賢彎下腰,迅速地替金聖圭脫掉了那兩條礙事的褲子。

 

他把頭埋進金聖圭的腿間,他伸出舌頭,舔了舔金聖圭的大腿內側,卻沒有再進一步的動作。

 

「啊啊……優賢你……」這種敏感的地方,被濕熱的舌頭舔過,金聖圭也忍不住連叫了幾聲。

 

南優賢滿足地笑了笑,含住金聖圭的手指,又用軟糯糯的聲音說﹕「不要做前戲了……快點進來吧。」

 

這句話讓金聖圭歡喜不已,重新拿回主導權,把南優賢抱進浴缸,揉著對方的臀瓣,邪笑著說﹕「後面這麼快癢了?」

 

……快點。」

 

沒再說更多的話,兩人便開始了那親密的歡愛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激情過後,金聖圭仔細地替南優賢清理那些殘餘在內的液體,好好地侍候著他的小祖宗。

 

「圭哥。」

 

「嗯?」金聖圭知道南優賢有話想說。

 

「我覺得我太容易原諒你了。」南優賢抿著嘴說。

 

「我看基範他生氣了的話,都會最少一星期對鐘鉉哥不瞅不睬……」而他南優賢半天還不到,就已經原諒了金聖圭。

 

「優賢這樣很好啊,這種事不用跟別人比較的,我們有我們自己的相處方式不是嗎……」金聖圭停下了手上的動作,看著南優賢,有些著急地說。

 

「可是……」

 

沒等南優賢說完,金聖圭便握住了南優賢的手,有些不好意思地說﹕「你很快原諒我,即是代表你很愛我啊……」

 

「這當然了……」南優賢撫著金聖圭的手,笑著道﹕「不愛你,愛誰?」

 

突然,他又收回了手,正色直言﹕「不過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算清楚。」

 

「……什麼事?」金聖圭的心又再次慌了。

 

「你早上為什麼在廚房裡打小洛的PP!」至今,南優賢還是無法忘記那一幕。

 

「什麼早上啊?」金聖圭呆呆地問,他努力地回想起南優賢所說的那件事。

 

「你別給我裝。」南優賢又「哼」了一聲。

 

「我真的忘了啦……忘了即是代表不在意,不在意就是因為我只在意你!」金聖圭還是沒想起,打算就這樣蒙混過去。

 

「你當我傻啊?你再不說,我就真的不理你了,哼。」南優賢開始感覺到有點無奈。

 

「別啊……」金聖圭趕忙提出反對,纏住南優賢的手指。

 

過了幾秒,金聖圭忽然靈機一動,想起來了,「啊!我記得了!」

 

「那快點說。」南優賢不滿地催促。

 

「我們早上在廚房是在聊你的事。」金聖圭笑著說。

 

「我的事?」南優賢蹙眉。

 

「小洛問我們有沒有……咳咳,做過,又問我兩個男人怎樣做,於是我便拍了他屁股一下,說是用後面……」金聖圭小心翼翼地解釋著,深怕南優賢又要生氣了。

 

這總算是真相大白了。

 

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後,南優賢一臉通紅,微嗔﹕「……你混蛋!」

 

「你打我、罵我也不要緊,你愛我就行了。」金聖圭舉起南優賢的手背,在上面溫柔地印上了一吻。

 

「即使我想,也捨不得啊……」南優賢依偎在金聖圭的懷裡,輕聲說道。

 

金聖圭摸摸南優賢的頭髮,又說﹕「我說你啊,你接的那些音樂劇,全部都有吻戲,而我每次都去捧你的場,每次都看著你在我面前吻別人,你倒是有沒有想過我的心情?」

 

「呃……」南優賢沒想到金聖圭會反過來問他。

 

「我那是工作,你就原諒我嘛……」南優賢扁著嘴道歉。

 

「嗯,放心,我都明白。」金聖圭抱著南優賢,用著讓人安心的語氣說。

 

「我說,即使顯得自己有多小氣也好,不高興就說出來吧,不然憋著多難受啊。」金聖圭一邊拍著南優賢的後背,一邊說。

 

「嗯,我會的了。」南優賢點點頭,吻住金聖圭的唇。

 

他們兩人,不管是身體上,還是心靈上,都一直願意跟對方坦誠相對,所以才能一直走下去。

 

他們的生活,依然繼續;他們的愛情,依然繼續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為何不是我TvT 的頭像
為何不是我TvT

Infinite王道文--by小熊

為何不是我Tv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冰
  • 全部看完後真的好佩服,
    寫的超棒的!!!!!
    好幸(性)福的一對喔,哈哈!
    鮭魚萬歲>_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