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.10 想念

 

清晨,金明洙一張開眼睛,便看見自己的手和腿都纏著李成烈的身軀。

 

「啊啊!」他猛地大叫,然後立刻跳了起來。

 

「一大清早,你亂叫什麼呢?」李成烈板著臉,責罵著金明洙。

 

「我我我——我怎麼會抱著你了……」金明洙逐漸進入了精神崩潰的狀態。

 

「你常常防著我,就怕我會吃你豆腐,但事實根本就是你在佔我便宜,我讓你當成抱枕睡覺,你還要責怪我不成?」李成烈語氣上揚,認為金明洙根本就是想無理取鬧。

 

「呃……」李成烈說的都是無可否認的事實,金明洙一時間也無法反駁他。

 

金明洙還是有自知之明的,他知道自己一向睡相差劣,昨晚大概是開始對李成烈放下戒心,不再處處提防著對方,於是便原形畢露。

 

「算了,不跟你鬧了,你快點起來上學吧。」李成烈揉著凌亂的頭髮,催促金明洙。

 

「……喔。」金明洙沒再說什麼,聽話地走進去了洗手間。

 

簡單梳洗和換好校服後,一走出房間便嗅到了香噴噴的氣味,是李成烈為他做的早餐。

 

桌子上放著的,是一碟炒蛋和幾片塗上了果醬的吐司。

 

「還有一杯溫牛奶,要嗎?」李成烈從廚房裡,拿著兩個杯子出來。

 

「要。」金明洙走向前,從李成烈的手中,接過了自己的杯子。

 

兩人一邊吃早餐,一邊聊天。

 

金明洙忽然問道﹕「我去打工沒關係吧?」

 

「你很需要錢?為什麼?」李成烈蹙眉。

 

「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,生活費得靠自己賺回來啊。」金明洙噘著嘴說。

 

他繼續說﹕「我最近特地留意了一下不同的兼職,就是去面試之前,想跟你說說而已。」

 

「我沒跟你說我是你的新監護人嗎?」李成烈有些意外地問。

 

「你的所有事,都由我來負責啊。」這理所當然的語氣,不免讓人感到很安心,產生一種依賴感。

 

金明洙的心一暖,但很快又半信半疑地看著他,問﹕「你那些錢,該不會是從不法途徑賺取的吧……」

 

「雖然我是惡魔,但這並不代表我要在你們人類世界裡犯法!我好歹也是用你們人類的方法,把錢合法地賺回來的呢。」李成烈氣急敗壞地說。

 

「你有在工作?你做什麼工作的?」金明洙無視了李成烈的嗔怒,用好奇的目光看著他問。

 

「這個嘛……我不告訴你。」他一臉小氣地說。

 

金明洙在心裡向他做了個鬼臉,瞪著他,默默地啃著吐司。

 

就在金明洙出門前,李成烈又向他說﹕「手機拿來。」

 

金明洙從褲袋裡掏出手機,有些遲疑地把它交給了他。

 

李成烈輸入了一個號碼,說﹕「這是我的手機號碼,你有需要的話,可以打給我。」

 

「有危險的時候,就直接用銀戒召喚我,懂了沒有?」對於金明洙,除了佔有欲外,李成烈又多了一份保護欲。

 

「嗯。」金明洙隨意地應了一聲,心想﹕自己要財沒財,要色沒色,還能有什麼危險?

 

「那等會兒見。」李成烈決定在金明洙上學的期間,預先替他充戒好幾個小時,等人回來了以後,才慢慢跟他補回來,就像是預支一樣,這省下了不少麻煩。

 

「嗯,我今天放學後,學生會又要開會,所以會晚一點回來。」臨走前,金明洙清楚地向李成烈交代自己的事情。

 

「又是金聖圭?」李成烈的臉色再次變得陰沉起來。

 

「他是學生會會長嘛……你不要想多了。」金明洙立刻解釋,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這麼怕李成烈有所誤會。

 

看著金明洙急於解釋的模樣,李成烈破愁為笑,說﹕「好。」

 

他又向他招手,「過來。」

 

「嗯?」金明洙有些迷惑不解地走了過去。

 

「來親一下。」說完,李成烈便側著臉,輕吻金明洙的嘴唇。

 

唇瓣間傳來濕潤的觸感,被人輕輕含住、吸吮。

 

金明洙的身體僵住了一下,但很快地,他也伸出手撫摸李成烈的脖子,努力地回應他的吻。

 

這一吻被對方慢慢加深,金明洙的心跳也漸漸加快,懷著羞澀的心情,繼續迎合著對方的唇。

 

沒多久,李成烈便緩緩鬆開他,用著溫柔的眼神,細看著他的眼眸。

 

金明洙被這一盯,盯得臉紅耳赤,腼腆地說﹕「我、我上學去了,等會兒見!」

 

接著,他便很順手地直接關上了大門,「落荒而逃」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學生會的會議,一如既往,沒什麼特別。

 

散會後,南優賢又屁癲屁癲地跟著金聖圭,問﹕「圭哥接著是回家嗎?」

 

「不是,我去浩沅家。」他指了指旁邊的李浩沅。

 

又是李浩沅了,南優賢的心揪了一下,又裝著沒事地問﹕「去玩嗎?」

 

「我去幫他溫習下個星期考的英文。」金聖圭莞爾而笑。

 

「我也要去!」想也沒想,南優賢立刻大喊出來。

 

既然這兩個人常常黏在一起,那他就乾脆插一腳,發展成為三人行,他絕對不會讓兩人有任何獨處的機會。

 

「我記得優賢你英文還挺不錯的,不需要我教了吧。」金聖圭怔了一下,有些意外地說。

 

其實,金聖圭又怎會看不出南優賢的小心思,他當然知道他心裡到底盤算著什麼,只是他必須裝傻。

 

只有裝傻,才能夠維持現在這樣的關係。

 

「不是啦,我上次考得超差的,都快不合格了……」南優賢隨口撒了個謊,又向著他賣力撒嬌﹕「圭哥你就教教我嘛。」

 

「……那好吧。」金聖圭看了看李浩沅一眼,最終決定妥協。

 

到了李浩沅的家後,南優賢就一直裝作這裡不懂,那裡不懂,無時無刻向金聖圭請教英文書上的問題。

 

「你看這裡,它是說發生這件事前的事,是比這件事還要更加早發生,所以不是用past tense (過去式),而是用past perfect (過去完成式)。」金聖圭用心向南優賢解釋著。

 

每當金聖圭向他解釋時,他都會把身子靠著南優賢那邊。

 

這個突然縮短了的距離,不禁南優賢心跳加速,像個春心蕩漾的少女,享受著這短暫而「甜蜜」的時光。

 

隔了片刻,南優賢便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,說﹕「哦,原來如此!」

 

「謝謝圭哥。」他用甜絲絲的笑容,向金聖圭表達謝意。

 

有時候,戀愛就是要拼演技。

 

「浩沅你是哪裡不明白?」

 

而每當金聖圭扭過頭,教李浩沅的時候,南優賢就會默默地盯著他,欣賞他的側顏。

 

那輪廓鮮明和長得還算標緻的臉頰,再加上情人眼裡出西施,南優賢百看不厭,有時看著看著,嘴角還會不自覺地上揚呢。

 

時間稍縱即逝,很快便過去了,兩人一同離開了李浩沅的家。

 

「你啊,明明有些是懂的,卻裝不懂問我,真是的。」金聖圭決定要拆穿南優賢的謊言,但臉上掛著的,卻是寵溺般的笑容。

 

南優賢一愕,有些尷尬地問﹕「……你都知道了?」

 

「當然啦,你以為自己是影帝啊?而且我這麼了解你,又怎麼會不知道呢?」他又笑了笑。

 

南優賢紅著臉,低頭繼續走路,向對方道歉﹕「對不起嘛……」

 

之後,金聖圭也沒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,因為原因他都清楚得很。

 

有些話不用說出來,在心裡知道就好,這樣才不會破壞了彼此之間的關係。

 

那一晚,南優賢又更新了網誌。

 

XXXXXXX

 

今天不要臉地跟著你去了328的家……

 

現在回想過來,我整個過程都很不要臉呢……

 

而最丟臉的是,居然被你發現了…….

 

不過聽到你說『我這麼了解你』後,心情又莫名很好~

 

果然,喜歡一個人,就像是在玩雲霄飛車一樣,心情悲喜無常啊……

 

相思一夜情多少,地角天涯未是長。

 

突然好想你。」

 

然後,像平時一樣,那個「瞇瞇眼與你常在」又在文章裡留言了,他說﹕「我也好想你。」

 

可是,過了一兩分鐘,這個留言就被對方刪掉了

 

雖然留言是刪掉了,但是通知欄裡的留言提醒並沒有消失掉,所以南優賢還是看得見的。

 

只是,他看見了以後,卻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

點進去看看,卻發現對方把留言刪掉了,於是他也沒多想,便當作是留錯言了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為何不是我TvT 的頭像
為何不是我TvT

Infinite王道文--by小熊

為何不是我Tv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