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.20 神印

 

自從那天之後,金聖圭和南優賢的關係變得很尷尬,每當剛好四目相交時,南優賢每次都會立刻躲開金聖圭的眼神,裝著沒事般地看向另一邊。

 

「優賢啊……」金聖圭嘗試輕輕地叫他。

 

南優賢不僅連正眼也沒看一眼他,還裝作聽不見,漸漸地離開了金聖圭的視線範圍。

 

金聖圭都把這些清清楚楚地看在眼內,心如刀割,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。

 

於是,他去了一個久違的地方——教堂。

 

金聖圭早在嬰孩時期已經接受了洗禮,從小便是一個基督教徒,每逢星期日早上,都會去教堂參加主日學,很愛聽關於耶穌的故事,又常常誠心祈禱,也算是一個挺虔誠的小教徒。

 

可是,上帝並沒有眷顧他,又或者是早有安排,金聖圭在六歲那年,年紀輕輕便在大海裡溺斃了。

 

接著,他跟一個名叫李重燁男人簽下了契約。不幸之中的大幸,李重燁也是屬於一等的惡魔,所以金聖圭現在才能成為二等的惡魔,有較好的自制力和理智。

 

從此以後,他就一直沒來過教堂,他覺得有愧於基督,有愧於教會,年少無知的他,居然選擇了魔鬼,而不是選擇通往永生的道路。

 

也許你會問,那麼當初為何他會簽下契約呢?

 

不只是你,金聖圭其實也很好奇,他像是失去了這一部分的記憶一樣,他一點也想不起來。但他現在只知道一件事,木已成舟,他無法改變已成定局的事情,他只能無奈地隨遇而安,接受這一切。

 

「你怎麼在這裡?」李成鐘的一句話,讓金聖圭回過神來。

 

「你是……天使?」金聖圭感覺到李成鐘特別的仙氣,便猜測著。

 

「嗯。」李成鐘瞇著眼,不懷好意地問他﹕「你這個惡魔,想在教堂前做什麼?」

 

「你還感覺到嗎?我的神印。」金聖圭依然以友善的態度應對。

 

李成鐘稍稍靠近了他,聚精會神地盯著他。

 

過了幾秒,他的確感覺到了金聖圭的神印,有些意外,不解地問﹕「既然有神印,為什麼還要簽約去當惡魔?」

 

一個人一旦接受了洗禮,他的靈魂上便會打上了永不磨滅的標記,而基督教會稱之為「神印」。

 

「我也不知道……我像是失憶了,我怎樣也想不起來那段記憶。」每當金聖圭嘗試喚醒那部分的記憶時,他的腦袋就會感到撕裂般的痛楚,阻止他憶起。

 

「哪個惡魔跟你簽約的?」李成鐘不再對他存有敵意。

 

金聖圭屏息,遲遲才道出了這三個字﹕「李重燁。」

 

李成鐘露出了一個恍然大悟的模樣,「怪不得這樣。」

 

「他特別喜歡跟小孩子簽下契約,還要是以操縱意識的方法去簽,其實這也算是犯了惡魔中的『行規』,但因為他是屬於一等的,所以也沒有人敢指出。而且,我聽說他待小孩子也不錯,他以前對你還好嗎?」雖然天使和惡魔老死不相往來,但他們多少也略知關於對方的情報。

 

「嗯,就好像爸爸一樣,也沒什麼,挺好的。」金聖圭想起來,那段半人半魔的日子,也不算是太差。

 

「你知道你靈魂上的神印,是不滅的吧?」李成鐘忽然說道。

 

「嗯。」金聖圭示意李成鐘繼續說。

 

「有神印的,都證明是天主的兒女,只要你肯到煉獄裡誠心懺悔,天界的大門永遠為你開啟。」李成鐘停頓了一下,「你就沒打算變回去嗎?」

 

「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……」金聖圭的目光有些迷茫,腦海裡閃過了南優賢的身影,「但對這邊我依然有眷戀,我想把一切都理清了才說。」

 

「願你的心靈一直與天主同在,不要再誤入歧途,有需要時就來找我,我來幫你一把。」李成鐘知道金聖圭骨子裡是個好人,也想幫助他回到天界。

 

「好的,謝謝。」金聖圭淺淺一笑,繼續在教堂外站立著。

 

身為一個惡魔,是絕對無法進入教堂裡的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金明洙一放學回家後,便看見在廚房裡的李成烈。

 

他瞥了瞥客廳,沙發上空空如也,有些疑惑地問﹕「成鐘出去了嗎?」

 

「嗯,好像是。」李成烈轉過頭看著金明洙說。

 

「在做晚飯?」金明洙放下書包,跑到廚房裡。

 

「對啊。」李成烈點點頭,「看著材料,能猜今晚吃什麼嗎?」

 

「讓我看看……」金明洙瞇著眼,看著那些馬鈴薯、胡蘿蔔、牛肉等的食材,猜測著﹕「咖哩?」

 

「嗯,真聰明。」李成烈笑了笑,又繼續手上的工作。

 

金明洙走到李成烈的背後,驀然輕輕地摟著成烈的腰,把下巴抵在李成烈的肩上。

 

「怎麼了?」李成烈放下菜刀,把頭扭過去看著金明洙。

 

「怎麼突然這麼黏我了?」他咧嘴一笑,把嘴唇往金明洙的臉龐上一親。

 

金明洙紅著臉不說話,卻依然抱著李成烈,過了幾秒才有些彆扭地說﹕「你管我。」

 

「你繼續做飯吧,你不用理我的。」他拍了拍李成烈的腰。

 

「那好吧。」被喜歡的人主動抱著,當然好了,好得不得了。

 

「吶,成烈……我還是有個問題想問。」金明洙抱著李成烈,小心翼翼地提問。

 

「什麼?」

 

「你真、真的也喜歡我的吧?」金明洙其實有些不敢問,他就是對自己沒信心。

 

被這樣一問,李成烈立刻停下了手上的一切動作,微嗔地回答﹕「當然了,不然我怎會讓你抱著,又怎會為你做飯呢?你以為我是太閒了才找事情幹啊?」

 

「我……我……對不起。」沒想到李成烈會突然這麼兇,金明洙頓覺一陣委屈。

 

「那你也不用說對不起。」李成烈先洗了洗手,再溫柔地摸著金明洙的頭髮。

 

「你這個笨蛋。」李成烈哼了一聲,盯了他一會兒後,又逼不及待地捧著金明洙的臉蛋向下親。

 

李成烈的這個吻親得十分霸道,愈是深吻,就愈是用力把金明洙扣在自己的懷裡,只顧著兩舌的纏綿,瘋狂地翻攪,捲著,分開,再捲著,完全不讓金明洙有吸氣的機會。

 

深吻了好一會兒後,李成烈才有些不悅地放開了金明洙,「這下該感受到了吧。」

 

金明洙首先愣住了一下,又微喘著氣,就是不好意思點頭承認。

 

李成烈繼續用著迷離的眼神盯著金明洙的唇瓣,「感受不到?那麼再來一次?」

 

就在兩唇快貼合在一起之時,金明洙立即推開了李成烈,難為情地輕聲說﹕「不用了,感受到,感受到……」

 

「真是的。」李成烈微微一笑,倏地把金明洙抱進懷裡。

 

「那你呢?你這麼不相信我,是不是該向我補償一下?」李成烈半是耍賴地說。

 

金明洙蹙眉,有些不安地問道﹕「那你要什麼補償……」

 

「不用很複雜,說你愛我就行了。」說完,李成烈的手又在金明洙的背上撫了幾下。

 

也許金明洙真的把李成烈想得太色了,他有些意外原來只是這麼簡單的補償,他連忙用最燦爛的笑容說﹕「我愛你。」

 

金明洙的笑容儼然是能夠融化李成烈的心,讓李成烈不由得一樂,稱讚了金明洙一句﹕「真乖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為何不是我TvT 的頭像
為何不是我TvT

Infinite王道文--by小熊

為何不是我Tv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