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.25 跟我回家吧

 

「這隻貓……是你家的使魔吧?」金聖圭關上家門前,看見了一隻黑貓的身影,便轉過頭問金明洙。

 

「小羽?」金明洙歪著腦袋問,「你怎麼在這裡?成烈讓你來的嗎?」

 

「不是……」羽翔搖頭,「是我自己跟著你的。」

 

聽罷,金明洙的心驀然一沉,沒想到那個李成烈不僅不來找自己,還對自己完全沒有任何關心。

 

「不過,其實只要你戴著主人的戒指,主人都能夠感應到你在哪裡喔。」羽翔補充說道。

 

這即是儘管李成烈知道他在哪裡,也沒打算去找他的意思嗎……

 

李成烈,真的不愛他了嗎?

 

「那隻貓……懂得說話?」南優賢有些詫異地指著羽翔問。

 

「嗯……優賢我遲點跟你解釋喔,你先別問。」金聖圭暫時先笑著矇混過去,南優賢也只好噤聲等他解釋。

 

隔了一會兒,金文洙不服氣地問﹕「哥,你有沒有聽過金文洙這人?」他又把羽翔抱進懷裡。

 

「有啊,李成烈的愛人……」金聖圭挑眉,「所以說,他回來找李成烈了?」

 

「是啊,還光明正大地跟成烈卿卿我我,完全不把我放在眼內……」金明洙微嗔,「然後我趕他走,成烈還說趕金文洙走,就等於趕他走,為了他居然跟我吵架……你說他還有沒有良心!」

 

在金聖圭的眼中,金明洙儼然是一個小怨婦,只要聽完他訴苦,那就沒事了。

 

「那你打算怎麼辦?」金聖圭問。

 

「我不知道……但他都不來找我,難不成我主動回去嗎?」金明洙抿著嘴,把羽翔抱得更緊了。

 

「要不然,你在我這裡過夜吧?反正我家裡只有我一個人。」金聖圭拍拍金明洙的肩膀,「遲點再跟他好好談談吧。」

 

「嗯,謝謝……」金明洙又撫著羽翔,「那小羽你也會留在這裡嗎?」

 

「會啊,我會一直跟著你的。」羽翔就是為了保護金明洙,才會來到這裡。

 

金明洙淺笑,呢喃著﹕「還是你對我最好……」

 

一直沒插話的南優賢,心中此時卻有一個疑問﹕「我有個問題來問……你們說的『成烈』是個男生來的吧?」

 

「嗯。」金明洙大方地承認,又說出那句經典的台詞﹕「我不是同性戀,我只是剛好喜歡上一個男人而已。」

 

南優賢一怔,沒想到自己身邊有這麼多同性戀者。

 

「對了,優賢,我之前跟你說過要向你解釋吧。」金聖圭轉移了話題。

 

「嗯,圭哥你說吧。」南優賢自認為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,不管聽到了什麼,也可以欣然接受。

 

「優賢,你仔細看著喔。」說完,金聖圭便使用了瞬間轉移的能力,在南優賢的眼前整個消失掉。

 

「圭哥?」南優賢眨眨眼睛,以為是自己眼花了,卻還是沒看見金聖圭。

 

「我在這裡。」金聖圭的聲音,從南優賢背後響起。

 

「你怎麼……」南優賢的樣子非常驚愕,他是眼花了吧,他是看錯了吧,明明剛才還在前面的金聖圭,卻在剎那間跑到後面去了……怎麼做到的?魔法嗎?

 

「神奇嗎?」金聖圭笑了笑,「還不相信的話,我還可以做別的給你看。」

 

說完,金聖圭便用了魔力讓自己浮在空中。

 

「圭哥你……」南優賢已經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了,他看向旁邊的金文洙,對方卻是一臉的淡定,好像早已經知道了一樣。

 

金聖圭降落回地上,緩媛地問口﹕「優賢啊,其實我不是人類——不,應該說,我以前是人類,但我現在不是了。我知道這好像是在動漫、電視劇或是故事裡才出現的情節,但這是真的。」

 

「但這是真的」這句話在南優賢的腦海裡繞了又繞,聽了這番話後,他覺得之前做的心理準備都是白做的,他現在需要時間去消化一下。

 

隔了片刻,南優賢才看著平靜的金明洙問﹕「……明洙他早就知道的?」

 

「他是最近才知道的,不過他也跟魔界有關係。」金聖圭解釋著。

 

隔了幾秒,金聖圭又微啟嘴唇﹕「優賢啊,我其實是惡魔……」

 

一聽到「惡魔」兩字,南優賢便本能地聯想出很多負面的事,比如說,惡魔都是萬惡不赦的,他們只會陷害人類,讓人類犯下過失。

 

可是,眼前的金聖圭一直對自己很好,一直對所有人很好,跟惡魔的固有形象,差了九萬八千里。

 

金聖圭看著皺著眉頭的南優賢,苦笑著問﹕「你覺得我很可怕?」

 

「不是。」南優賢幾乎是想也沒想,便搖頭否認。

 

「聽到這裡,還喜歡我嗎?」金聖圭的嘴唇微顫,他有點害怕聽見南優賢的答案。

 

「唔……」看到不安的金聖圭,南優賢倒是莞爾一笑,碰了碰他的手,說﹕「還喜歡,你繼續說吧。」

 

金聖圭聽到這句話,心滿意足地咧嘴而笑,可是想到接下來要說自己跟李浩沅的關係時,又怕南優賢會接受不了,神色於是又黯了一下。

 

「好了,那接下來我會說明我跟浩沅的關係了……」金聖圭小心翼翼地看著南優賢的臉色說。

 

南優賢什麼也沒說,只是默默地聽著。

 

「我說了,我是惡魔吧?那為什麼我要來到人類這邊的世界呢?因為只有跟人類簽下契約,我才能夠生存下去。惡魔簽約的對象,就是一些本來應該會死掉,但又想繼續活下去的人類。」金聖圭停頓了一下,「那就是浩沅了。」他又指了指旁邊的金明洙,「明洙也是。」

 

南優賢有些吃驚地睜大了眼睛,卻還是一言不發地靜靜聽金聖圭說。

 

「跟惡魔簽下契約,是有代價的,那就是當體內的靈氣全被惡魔索取後,只剩下魔氣時,你就會徹徹底底地變成了跟惡魔,和他們一樣都要找人類簽約……我就是因為這樣才成為了惡魔。」

 

「至於契約的內容是什麼呢?優賢,你可不可以答應我,聽到了以後,別生氣?就算生氣了,你可以隨便打我,但不準不理我……」金聖圭握緊了南優賢的手,「好嗎?」

 

「我姑且先答應你……」南優賢疑惑地看著金聖圭。

 

「我和浩沅要有親密的身體接觸,才能交換體內的魔氣和靈氣——我需要他的靈氣才能生存,他亦需要我的魔氣才能生存。」金聖圭已經盡量婉轉地說。

 

「親密的身體接觸?」南優賢突然想起了那一幕,「你是說……我上次看見你吻他,是為了執行契約的內容?」

 

「是的……」金聖圭嚥下了一口唾液,「這還要是定期做的……」

 

「定期?有多頻繁?」南優賢蹙著眉問,他覺得自己的心臟開始承受不了了。

 

「每天兩次……」金聖圭小聲說道,說完根本不敢看南優賢。

 

「圭哥,我可不可以反悔?我接受不到。」南優賢直言,他無法想像今後的日子,他還要不斷看著金聖圭親吻他以外的人。

 

「我就知道……」金聖圭苦笑著,「所以我才一直都不敢和你告白。」

 

「但是我和浩沅都是身不由己的……我喜歡的只有一個,那就是優賢你。」他重申著自己的心意。

 

「那你現在吻我。」南優賢忽然說道。

 

他和金聖圭都還沒有吻過,金聖圭便已經和李浩沅吻了,這怎能行呢?

 

「優賢,對不起,我不可以……」金聖圭失落地說。

 

「為什麼?為什麼吻他就可以,吻我就不可以?你這叫做喜歡我?你果然是在騙我……」南優賢咬著唇,心中感到有些委屈。

 

「優賢啊,如果我吻了你的話,我的魔氣也會傳到你身體裡,你也會步我的後塵,成為惡魔的……我不想你受苦。」金聖圭低眉垂眼地解釋。

 

「這、這算什麼啊……」南優賢都不知道現在該責怪誰了。

 

此時,羽翔卻開口了﹕「讓我說句話吧,他願意向你披露身份,還跟你解釋這麼多,就證明他真的很愛你,並把你視為他的終身伴侶才會這樣。」

 

南優賢聽是聽見了,但他還是不知道該給什麼反應才好,喜歡一個人,就是想獨佔那個人,誰能做得如此大方呢?

 

於是,他只好先逃避一下現實,問別的﹕「你這隻貓會說話……即是代表你也跟他們一樣?」

 

「嗯,他叫羽翔,是明洙家的。」金聖圭簡單地說明。

 

南優賢至今思緒仍很混亂,隔了半晌,他說﹕「圭哥,我想我需要一點時間消化一下這一切,因為好像都太不真實了……圭哥對不起,我不知道我還能否堅持下去……」

 

金聖圭怔住,心裡狠狠地揪了一下,又露出苦澀的笑容,「沒關係,我也不該奢望有人聽了這些後,還會繼續愛我的。」

 

「優賢啊,如果覺得難受的話,就跟我說,我可以幫你消除記憶……讓你忘了曾經喜歡過我,忘掉我整個人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深夜,金明洙在金聖圭的客房裡留宿,而他心心念念著的李成烈一直也沒來找他。

 

怎料,就在他快入睡之際,他的身上卻多了一個重量——他被人壓住了,而那個人就是李成烈。

 

李成烈壓著金明洙的身體,抓住了他的雙手,讓對方無法動彈。

 

「……跟我回家,快點。」男人低沉的聲音在金明洙的耳邊響起。

 

「不要。」金明洙別過頭,不願看著李成烈說話。

 

「你不跟我回家,我就用強的了。」李成烈直勾勾地盯著他。

 

「你敢!」金明洙狠瞪著他,「你不是跟你那個愛人在一起的嗎?怎麼來找我了?」

 

李成烈什麼也沒說,只是低下頭吻上那柔軟的唇瓣,吸吮了幾下,卻發現對方根本沒閉上眼睛,亦更沒有在享受這一吻。

 

他的心開始慌了。

 

「你……討厭我了?」李成烈試探性地問。

 

「是你先討厭我的吧,然後才會去找那個金文洙。」金明洙冷笑著說。

 

「不是……」李成烈放軟語氣,轉而抱著金文洙,在他耳邊輕輕地說﹕「我錯了……跟我回去吧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為何不是我TvT 的頭像
為何不是我TvT

Infinite王道文--by小熊

為何不是我Tv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