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.26 回到最初

 

「我錯了……跟我回去吧。」

 

金明洙看著向他認錯的李成烈,雖然樣子是比平時可憐了點,但他可沒有打算這麼快便原諒他。

 

「我不回去。」回去有什麼好,整天到晚看著你和那個金文洙在一起?

 

咦,不對,那裡是他的家,而不是李成烈的家,他有權選擇誰待在他家裡,他為什麼要聽李成烈的話?

 

於是,金明洙便忽然改口說﹕「我要回家。」

 

「真的?」李成烈立刻抓住金明洙的手,喜形於色。

 

「嗯,我明早回去。」他停頓了一下,「但你和那個金文洙,從我家出去。」

 

「……我出去?為什麼?」李成烈緊抓他不放。

 

「你不是說過趕他走,你也會走嗎?那你們都走好了。」金明洙一臉淡然地說。

 

「他已經走了。」李成烈趕忙解釋。

 

「既然如此,那你怎麼還不走?」金明洙的眼裡,彷彿已經失去了閃爍,還有以前滿溢的愛意。

 

「因為我來找你了……」李成烈死死地抱住對方,「跟我回去吧,我們一起回家。」

 

「都說了,我會回家,但不是和你。」金明洙再重申一遍。

 

然後,下一秒金明洙說出口的話,就像一個炸彈一樣,直接投進了李成烈的腦海裡﹕「我們……回到最初純契約的關係吧。」

 

瞬間,空氣凝固了。

 

李成烈屏息,沉默不語。

 

「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?」隔了良久,李成烈才放開金明洙,並握著微顫的拳頭,眼神之間隱約透露出微微的怒火。

 

「我說,我們回到最初那樣吧,彼此都互不關心那樣。」金明洙的心就像落空了一片,一切彷彿都已經沒關係了。

 

李成烈愣了一下,心裡就像狠狠地被戳了一下。他被他深愛的人甩了?

 

「不行,不行,我不準,我不會讓你這樣做。」說完,李成烈便瘋了似的吻住金明洙的唇。

 

把金明洙的下唇向外扯開,用力啃咬他的唇瓣,咬到他的嘴唇都破了,儼然是在告訴他,金明洙是屬於他的,這輩子就算想逃也逃不掉。

 

接著,他的舌頭便直接衝進了金明洙的嘴裡,迅速地滑過對方的皓齒,與裡頭的粉舌纏綿。

 

纏繞,啃咬,吸吮,分開。

 

李成烈的這一吻,並沒有戀人之間甜蜜又溫柔的感覺,而是比較像單純的洩憤。

 

李成烈最後舔了一下金明洙的唇,除了自己弄出來的血腥味,還多了些鹹鹹的味道,就像是……人的淚水。

 

他張開眼睛,卻看見金明洙愴然淚下的樣子。

 

「你哭什麼?收回你的眼淚。」李成烈冷冷地說道,就像真的回到了最初那樣。

 

「我吻你,讓你覺得很痛苦,讓你覺得很委屈?」顯然地,李成烈曲解了他的意思。

 

「不是!」金明洙含著淚大喊。

 

那個人到底真的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嗎?他想要的其實很簡單,不就是李成烈跟他解釋,然後跟他道歉,再哄回他,就這樣而已。

 

但他現在居然還反罵他,說是他不對?

 

「別忘了,沒了我,你活不下去。」李成烈「好心」地提醒金明洙,而這也是他留住金明洙的最後一張牌。

 

「對你來說,我是什麼?就只是一個契約對象嗎?」你真的愛過我嗎?如果你真的愛我,你現在就不會這樣對我了……

 

聽到這裡,李成烈的嗔怒不減反增,「你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想的嗎?」難得他這麼認真愛一個人,對一個人這麼好,對方卻不解風情,是要把他的掏心掏肺的愛,都當成沒存在過一般那樣嗎?

 

金明洙沒有回答,他不想回答,他不敢回答。

 

隔了一會兒,他整理著被子,無力地跟李成烈說﹕「你走吧……」

 

他和他,好像談不下去了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第二天,南優賢在學校的時候,又開始躲金聖圭了。

 

金聖圭常裝作剛巧路過,一直有意無意地在南優賢的身邊轉來轉去,而南優賢也一直裝著看不見對方,忙著自己的事,並和其他的人聊天。

 

兩個人,一整天都在佯裝。

 

一個人想找對方說話,另一個人卻完全不想面對他。

 

「優賢,我們再談談吧。」放學的時候,金聖圭還是去了找南優賢。

 

這次,金聖圭直接來找他,南優賢想裝也裝不下去了。

 

「圭哥你想談什麼?」南優賢御下了背包,坐在長椅上。

 

「優賢啊,如果你想的話,我們可以做回朋友的,就像之前那樣。」金聖圭不是聖人,但為了南優賢,他一直裝作一個聖人。

 

南優賢此時百感交集,用著複雜的眼神看著金聖圭。

 

他還愛他,他當然不想失去他,但他們好像又無法在一起了……所以說,朋友關係也許是最好的選擇?當不成戀人,至少還可以當朋友,還可以當至親的密友。

 

「你需要時間想想?」金聖圭不想逼他。

 

南優賢有些猶豫,「嗯,也許……」

 

「我可以抱一下你嗎?」金聖圭輕輕地問,他的眸子裡,驀然多了一份落寞。

 

「什麼?」南優賢像是沒聽清楚一樣,問著他。

 

「優賢,我想靜靜地抱著你……」金聖圭有預感,南優賢最後還是會放棄他,然後他們將會重新回到當初的朋友關係……

 

「就抱一下,好嗎?」抱完了以後,我也該學會放棄你了。

 

就在那一秒,南優賢鬼使神差地點了頭,而下一秒,他便落進了一個溫暖而有力的懷抱中。

 

金聖圭緊緊地抱著南優賢,將自己的下巴抵在他的頭上,什麼話也又不說,就真的只是安靜地抱著他而已。

 

「你……什麼話都不說嗎?」過了一小會兒,南優賢有些悶悶地問。

 

他本來想問金聖圭抱夠了沒有,但他自己也有私心,他也捨不得這溫暖的懷抱,所以便沒問了。

 

「優賢想聽我說什麼?」金聖圭笑了笑,又輕輕地說﹕「讓我再抱多一會兒,就一會兒……拜託了。」

 

即便只是一個謊言也好,南優賢最想聽的是……金聖圭說愛他,並會永遠地跟他在一起。

 

南優賢一聲不吭,金聖圭便也一直沉默不語,只是默默地抱著他,讓身體深深記住此刻的溫暖和悸動。

 

「我愛你。」鬆開南優賢之前,金聖圭有些沉重地說。

 

「就算最後真的只當朋友也沒關係,但你答應我,你不可以再躲我,好嗎?」他用深邃的眼神盯進南優賢的眼睛裡,卻怎樣也盯不進南優賢的心裡。

 

其實我也愛你……南優賢勉強地扯起嘴角,強行露出一個不太好看的微笑,「好,我答應你。」

 

「不想笑就別笑了,笑得多難看啊。」金聖圭用手指指著南優賢的嘴角,又替他撫平緊皺的眉頭。

 

「你居然這樣嫌棄我。」南優賢看著對方有些曖昧的動作,心裡既竊喜,又怕自己又會離不開他了。

 

金聖圭摸摸著南優賢的頭,由衷地笑了出來,「我沒有。」

 

如果只是當朋友的話,也可以玩曖昧嗎?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為何不是我TvT 的頭像
為何不是我TvT

Infinite王道文--by小熊

為何不是我Tv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