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.32 首日

 

各人背著沉甸甸的背包,到營地的禮堂裡集合。

 

「首先,歡迎你們來臨我們的營地,並參加這次的訓練營。」某個穿著橙色T恤的男人,拿著麥克風說道。

 

「因為你們參加的是領導能力的訓練營,所以作為一個好的領袖,有些規則你們必須嚴格遵守。」那男導師看上去長得有點兇,看來還比學校的訓導老師更可怕。

 

「首先,守時是很重要的美德。我們導師告訴你們幾點鐘去哪裡集合,就得準時到,遲了一分鐘也不行。我相信你們都知道誰是掌鑰匙的宿舍長了,每遲到一分鐘,該宿舍的舍長,就要被罰做俯卧撑,男的每分鐘二十下,女的每分鐘十下,女生如果有困難的話,可以以仰臥起坐代替。如果不想連累到宿舍長的話,那麼舍員們就請務必守時。」男導師嚴肅地說。

 

「另外,請大家翻開我們給你的小冊子,上面印刷著每天的程序表。每天早上,過了七點鐘後,才能夠離開宿舍;七點半,到操場集合做早操和跑步;八點鐘,到食堂裡吃早餐;九點到十二點鐘,到禮堂集合,會做訓練或活動;十二點,到食堂吃午飯;下午一點鐘,到禮堂集合,也是會有訓練或活動;晚上六點鐘,到食堂吃晚飯;七點鐘,到禮堂集合,有訓練或活動;九點鐘,在禮堂會給各組反思的時間;九點半,回宿舍寫日誌和洗澡;十點鐘,誰也不能再離開自己的宿舍;十一點,我們會來巡察房間,那時候所有燈光必須關掉,每一個學生亦需要在床上,不然的話,將會懲罰全個宿舍的人。還有一點,男女不得進入異性的宿舍,需要見面的話,請在宿舍外。請大家務必遵守以上的規則。」他拿著小冊子,仔細地向大家說明。

 

接著,導師們又簡單說明了營內的其他注意事項,而學生們都專心致志地聽著。

「最後,請大家到外面領取自己的枕頭套、床單和被單。半個小時後,再到這裡集合。」男導師終於放下麥克風,讓學生們出去。

 

排隊時,南優賢站在金聖圭的旁邊,裝作不經意地問﹕「圭哥你……喜歡那個學姊嗎?」

 

其實,南優賢這分明是吃醋了。

 

金聖圭怔了一下,馬上知道南優賢說的是鄭思雅,便搖搖頭,「不是啊。」

 

他喜歡的明明是南優賢,為什麼對方會這樣想呢?

 

「那……你們很親嗎?我看她……好像挺喜歡你的樣子。」南優賢結結巴巴地問,顯然地是非常在意此事。

 

說完,南優賢便走上前,拿起了與大家同款的枕頭套、床單和被單,像是有所抱怨地自言自語﹕「好醜……」

 

待金聖圭也拿好東西後,同宿舍的人,便跟著掌鑰匙的金聖圭,一起走到宿舍去。

 

路上,金聖圭忽然對南優賢說﹕「回應你剛才的問題,我知道她喜歡我,但我跟她只是朋友關係。」

 

「那你還給希望她?」南優賢忍不住衝口而出。

 

「……那你還給希望我?」金聖圭乾笑了一聲,沒再回答南優賢的問題,心中的苦楚,卻只有他本人才知道。

 

南優賢愣住,頓時變得語塞,又有點內疚,只好垂著頭繼續走路。

 

宿舍的分配,並不是同組的就一定在一起,所以金聖圭和南優賢,還是屬於有緣的人。

 

六人到了宿舍後,便看見三張雙層床,旁邊有幾個桌子和衣櫃,還內設洗手間,洗手間裡其有兩個廁格和沐浴間。這對六個男生共用來說,還算不錯。

 

當大家還在參觀宿舍時,金聖圭把背包放在了中間那張床邊,說﹕「我要睡下鋪。」

 

學生會會長說的話,當然沒人敢忤逆。金聖圭和其他人的關係不差,但就是有一種疏遠的感覺,其餘不熟悉金聖圭的人,都不敢睡他的上鋪,只知道那個叫南優賢的二年級生,好像和學生會會長挺親的。

 

於是,其餘的四人,均把目光投射到南優賢身上。

 

南優賢不是遲鈍的人,他當然明白他們的用意,便只好不情願地妥協,說﹕「圭哥,我睡你上鋪沒關係吧?」

 

「嗯,當然沒關係。」金聖圭眉開眼笑地回答。

 

南優賢擠出了一個笑容,默默地把背包放到上鋪上,心裡則對他們懷著各種怨念。

 

為什麼又是圭哥!為什麼自己會睡圭哥上面!

 

這樣子的話,自己不就是連睡覺,也不能安心睡嗎……

 

各人整理著自己的東西,並早以「剪刀、石頭、布」的方式,決定好今晚的洗澡順序。

 

距離集合時間還有八分鐘,金聖圭便已在催促其餘五人出去。

 

「不用這麼早就出去吧?那麼近。」也只有南優賢,才敢這樣跟金聖圭說話。

 

金聖圭心想﹕又不是你來受罰!做俯卧撑的是我好不。

 

不過見是南優賢,便也沒罵回去,把心底話硬生生地吞回去喉嚨,轉而笑著回答﹕「早到總比遲到好。」

 

最後,五分鐘前的時候,金聖圭成功把其餘五人都趕出去,並鎖好了宿舍的門。

 

怎料,快到達禮堂的時候,南優賢才忽然大喊﹕「糟糕!我忘了帶那小冊子!」

 

沒那小冊子的話,就會被罰做俯卧撑,南優賢可不想做這種體力活啊!

 

可是,他卻忘了,遲到了的話,金聖圭會代他承受後果。

 

他就像是熱窩上的螞蟻,瘋了似的向金聖圭討宿舍的鑰匙﹕「鑰匙!鑰匙!快點!」

 

「我陪你回去。」金聖圭不慌不忙地說。

 

到了旁人看不到的地方後,便對南優賢說﹕「抓住我的手,我們瞬間轉移過去。」

 

對了,南優賢這才記起金聖圭是惡魔,有異於常人的能力。

 

南優賢把手伸過去,碰到對方的手的那一刻,剎那間,他倆便已身處於宿舍內。

 

南優賢愣了一下,只覺得這一切實在妙,這才確切地感受到,自己喜歡的人果然不簡單。

 

「快點去找吧。」金聖圭提醒著呆愣著的南優賢。

 

「喔,嗯。」南優賢立刻反應過來,往背包裡仔細找。

 

過了幾秒,南優賢便說﹕「找到了。」

 

他拿出了那個白色的小冊子,並走過去再次抓住金聖圭的手。

 

金聖圭的手很暖,一種安心的感覺在他心裡油然而生。他看著兩人牽著的手,彷彿能看見他們的未來。

 

「抓緊了。」金聖圭對他笑了笑,也就只有這種時候,他才能夠光明正大地牽他的手吧。

 

不消半秒,兩人又回到剛才人煙稀少的地方,幸好沒被人發現他們就像是從天而降一樣。

 

兩人一時沒為意,沒放開仍然緊握著的雙手,繼續往禮堂的方向拚命地跑。

 

可是,跑到禮堂門口前,他們便已看見男導師拿著時鐘,蹙著眉注視他倆。

 

他淡然地說﹕「真可惜,差兩秒便不用遲到。」

 

南優賢睜大眼睛,沒想到自己第一天便遲到,並落得如此下場。

 

那個長得比較兇的男導師則吆喝起來﹕「誰是宿舍長?」

 

「我。」金聖圭敢做敢當,舉起手。

 

「二十下俯卧撑,現在原地做。」

 

他又吩咐南優賢﹕「你,替他數著。」

 

金聖圭看了一眼南優賢,算了,為了喜歡的人,有什麼是不能做的?

 

雖然他討厭俯卧撑,但他還是心甘情願地做起來了。

 

「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」南優賢一邊數著,一邊用充滿歉意的眼神看著金聖圭。

 

他知道金聖圭一向是個書呆子,體力不好,讓他做這種體力活,簡直就是對他的一種折磨。

 

本來他是不用受這種苦的,都怪自己,都怪自己那麼操心大意,還不聽他的話,沒早點出去……都是他的錯,是他害了他。

 

他看著額角冒汗、一臉吃力的金聖圭,只覺得更內疚,心想等會兒一定要好好向他道歉,並作出補償。

 

「……十九、二十!」終於,他數到二十了。

 

金聖圭也已經像是筋疲力盡一樣,在地上躺了幾秒才站起來。

 

男導師最後只說了句﹕「你們下次別再遲到了。」

 

兩人回到自己的組裡後,南優賢一直跟金聖圭說「對不起」。

 

「對不起,要不是我的話,你就不用受罰了。剛才很辛苦吧?對不起……」南優賢低眉垂眼,完全提不起精神來。

 

他暗暗怨恨這種懲罰方式,明明是他的錯,怎麼卻會由金聖圭承擔後果呢?看到剛才的金聖圭,他只覺得很心疼,亦更恨連累了他的自己。

 

所以,這樣的錯,他絕對不能再犯了,他不能再讓自己喜歡的圭哥受這種不必要的苦……

 

「我下次一定會提早出去的,一定。」他信誓旦旦地向金聖圭保證。

 

「嗯。」金聖圭摸摸南優賢的頭,表示他並沒有生氣。

 

如果二十下的俯卧撑,能換取南優賢對自己的關心,好像也挺划算的樣子?不過,可以的話,他還是不想再承受那苦了。

 

自始以後,南優賢真的一次也再沒遲到過,而且他每次都總很熱心地替金聖圭趕人走——不過,那已經是後話了。

 

之後的活動,南優賢都沒了那種心情,依然困在自己的那份內疚之中。甚至到了晚上,他還在跟金聖圭道歉。

 

連金聖圭也覺得他太誇張了,其實想來也不是一件什麼了不起的事,他都不明白南優賢為何如此小題大做。

 

他趁房間裡沒人的時候,半開玩笑地說﹕「你要是真的覺得對不起我的話,那就親親我作為補償吧。」只是親臉頰的話,是不會把魔氣給了他的。

 

南優賢愣了一下,卻真的鬼使神差地跟著金聖圭的話做,走近了他,在金聖圭的右邊臉,親了一下,並小聲地說﹕「對不起。」

 

金聖圭瞬間變得一臉錯愕,本來以為只是開開玩笑,沒想到對方竟然當真,還真的親下去了。

 

被親的臉頰,滾燙得很,他下意識地撫著那個位置,竟有點捨不得南優賢嘴唇剛才柔軟的觸感。

 

「呃,那、個……這只是朋友之間的啦,你別想多了!」南優賢這才察覺到自己剛才居然這麼大膽,做出了此等驚天動地的事。

 

他他他居然親了圭哥!

 

雖然不是親嘴唇,但心跳聲卻有增無減,還不斷加速,完成不受他控制。

 

怦通,怦通,怦通。

 

不行了,他不能再看著金聖圭了!再看的話,心跳聲會被他發現的!

 

情急之下,他便落慌而逃,跑到了洗手間去。

 

而剩下來的金聖圭,只是勾唇一笑,覺得他喜歡的人,真可愛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另一邊,金明洙正在沐浴間裡洗澡。

 

當他閉著眼睛找洗髮水時,突然落入了一個溫暖而又熟悉的懷抱裡。

 

「咦?」金明洙一驚,猛地睜大了眼睛向後看,卻看到自己想念了一整天的臉——李成烈。

 

李成烈的臂彎有力地環住金明洙的腰,對方正用胸膛緊貼自己的後背,那熱得發燙的溫度,提醒了他他現在光著身子!

 

他有想立刻大喊的衝動,卻被李成烈及時捂住了嘴巴,不讓他發出任何聲音。

 

李成烈用氣音在他耳邊說﹕「傻瓜,被別人發現了可怎麼辦。」

 

金明洙從他的懷裡掙扎開來,連忙把手遮掩著自己重要的私人部位,一臉惱羞成怒地瞪住李成烈。

 

他沒想過李成烈居然會挑這種時間來找他,他也沒想過自己的裸體,居然會在這樣的情況下,第一次讓李成烈看見。

 

「遮什麼,又不是沒見過。」李成烈欠揍地用口形說道。

 

金明洙的臉瞬間變得一片羞紅,咬著唇,想罵眼前的人,卻又不敢講話,深怕被人發現。

 

李成烈看著那炸毛的小貓,隱笑著逐漸靠近他,準確無誤地對準了他的唇親下去。

 

「唔……」金明洙擋住下體的手被蹭開,只好無力地摟住李成烈的脖子。

 

兩人閉上眼睛,李成烈單手捧住金明洙的臉蛋,霸道地撬開金明洙的軟唇,把小舌伸了進去,長驅直入,任何一個神經細胞也不放過,舔舐著金明洙嘴裡的每一個部分,與他纏綿到底。

 

李成烈的另一隻手,則一直往下摸,摸到了金明洙剛才掩住的私處。

 

他立即抓住小明洙,開始緩緩地套弄著它——這還是兩人第一次做這麼親密的事。

 

金明洙心中暗想不妙,自己該不會就這樣被對方在沐浴間吃掉吧?第一次一定要在床上才行啊!

 

啊啊!不對!什麼第一次!他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好不好!

 

於是,他用腳稍為用力地踢了一下李成烈,可是李成烈卻好像毫不在意一樣,繼續用著不同的力度,把小明洙服侍得妥妥的。

 

最後,小明洙在第一次被外人撫摸下,昂然抬起了頭,硬了。

 

此時,李成烈也鬆開了金明洙的唇瓣,曖昧的銀絲再次在分離之時呈現在空中。

 

金明洙的心跳得很快,如同心如鹿撞,他從來沒這樣被人對待過,可能因為對方是李成烈,除了恐懼,竟還有些期待。

 

「你別這樣……」金明洙用軟糯糯的聲音輕聲拒絕。

 

怎料,金明洙愈是這樣說,李成烈就愈是賣力了。

 

他驀然跪在地上,張開嘴用嘴巴幫金明洙做。因為自尊心的問題,他從不幫別人這樣做,但如果對方是金明洙的話,那就沒關係了。

 

此時,金明洙的臉部表情只剩下了一片愕然,驚嚇得腦袋好像停止了運作,什麼也無法思考,只知道李成烈的嘴裡非常溫熱,那種感覺好舒服,好像上了天堂一樣,對金明洙來說,是一種空前絕後的享受。

 
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金明洙忍不住發出細碎的低吟聲。

 

「噓——」李成烈放開小明洙,壞笑地作出了一個手勢。

 

接著,他舔了舔小明洙的頂端,又將整個含在口裡,像是在吃冰棒一樣,仔細品嚐每一個位置,方才發現有些白濁的液體,正在由鈴口裡冒出來。

 

那是金明洙專屬的蛋白質,含有大量的靈氣,李成烈一點一點地綴著,沒多久,那黏稠的液體,便一并射進李成烈的口裡,並「咕嘟」一聲,把它們全都吞進肚子裡。

 

吃完了金明洙的精華後,還不忘舔舔唇,深情地注視著金明洙,好像要把他吃了似的。

 

他、他居然吞了……金明洙還在處於驚愕的狀態之中,遲遲沒回過神來。

 

「味道還挺不錯的。」李成烈故意這樣說,朝著金明洙邪笑。

 

「你!」金明洙輕聲罵道。

 

倏地,外面傳出了一把聲音﹕「喂,明洙你又不是女生,怎麼洗那麼久也不出來啊?」

 

「看來我該走了,遲點再來找你。」李成烈溫柔地親了親金明洙的唇,向他眨眨眼,便在金明洙眼前消失了。

 

金明洙靠著牆壁,感受著從蓮蓬頭傾注下來的熱水,忽然有點腳軟的感覺。

 

怎麼辦,剛才好像一場夢……李成烈真的對自己做出這樣的事來了?

 

好、好羞人……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為何不是我TvT 的頭像
為何不是我TvT

Infinite王道文--by小熊

為何不是我Tv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