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才沒有偷看你》

 

0.

 

「你為什麼偷看我?」

 

「我才沒有偷看你!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1.

 

我有一個喜歡的人,名叫金小妍。金小妍長得嬌小玲瓏,所以她常坐在課室的頭幾排。而我這個個子高的,則只有坐在最後一排的命。

 

不過這樣也好,因為只要她不把頭轉過來,她便不會察覺到我在偷看她,這樣子我就可以盡情看個夠了。

 

這次調位,金小妍不再跟女生坐,而跟了那個悶騷坐。悶騷明明個子也不算矮,憑什麼可以坐前面,還跟金小妍坐,憑什麼,憑什麼!

 

要說為什麼我稱他為悶騷,因為他真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悶騷!悶騷叫做金明洙,常常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,惜字如金,拒人於千里之外,常常都只是獨自一人行動。

 

明明性格陰暗到不行,卻因為長了副好皮囊,便受到全級女生的仰慕,這個看臉的時代真是太不公平了!女生的眼睛都瞎掉了嗎?那種悶騷哪裡好了?我這種陽光男孩明明好多了!會開玩笑,會說甜言蜜語,又會搞氣氛,怎樣也比那個悶騷有趣多了吧,然而……暫時沒人向我告白過。

 

那個悶騷除了長得帥外,理科還特別好,尤其是數學,常常輕易地考個滿分,害只有語文好的金小妍常常問他問題。如果我也能成為學霸的話,那該多好——以後金小妍就不再問他,可以來問我了!然而……現實中,老子是個吊車尾的學生。

 

金小妍啊,雖然你跟那個悶騷一起坐,但千萬別喜歡上他知道嗎?你是我的!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2.

 

下一節課是體育課,聽說今天會打我最擅長的籃球,真是天助我也!金小妍,你等著欣賞本少爺的英姿吧哈哈……

 

「成烈,李老師找你,叫你去教職員室外面等他。」正當我在收拾東西,準備走過去更衣室時,同學甲走過來跟我說。

 

「什麼?他找我什麼事啊?」李老師就是學生們的惡夢,他每次課間休息時找學生,都一定不是因為有好事發生了。

 

「我哪兒知道那麼多?你還不快點過去?你知道他最討厭等人了。」同學甲勸說我。

 

「知道了,我馬上過去。」我額角冒汗,不禁倒抽一口涼氣,不斷回想過去這一個星期,我到底犯了什麼錯。

 

欠交功課?沒有。

 

抄襲功課?我抄得那麼有技巧,不可能被發現的!

 

上課時不專心?不可能,因為金小妍就坐在前面,所以我一直都看著前面啊!

 

考試作弊?要是我有作弊的話,就不至於吊車尾了吧!

 

那麼,到底還有什麼啊……

 

我邁著沉重的步伐,終於來到二樓的教職員室。

 

一瞥,門口除了李老師,還有那個悶騷。靠!老子沒看錯吧,居然是那個悶騷!找我和悶騷這個組合——數學科第一和最後一名,到底是所為何事啊……真讓人一頭霧水。

 

此時,李老師向我招了招手,「你總算來了。」

 

我向他鞠了個躬,說﹕「李老師好。」雖然很討厭這個老師,但基本的禮節還是要守的。

 

「那我就開門見山,相信成烈同學你也知道自己的數學成績有多糟糕,現在校方為了你們著想,打算實施一個同學之間互助的計劃。每班數學科不合格的同學,都要強制性參加,每逢星期一、三、五放學後留下來最少一個小時,讓一些數學成績優秀的同學替你們輔導,讓大家互相勉勵。而缺席輔導的話,將會當作曠課處分。」他說明。

 

臥糟,學校也對我們太「好」了吧,居然這麼「善待」我們這些吊車尾的人……

 

慢著,他把金明洙也叫過來的原因,該不會是讓他來負責我吧……千萬不要啊,拜託了!

 

「然後,這位同學很有心,他主動找我說願意放學留下來幫助你。」他拍了一下悶騷的肩膀,「輔導將於下星期開始,有沒有異議?」

 

有異議,當然有異議!為什麼非得和這個悶騷一組!除了他誰都可以,只要不是他就行了!

 

「請問……替我進行輔導的人,一定是要金明洙嗎?」我弱弱地問,希望事情有轉機。

 

「數學最好的同學,都願意為你這種人輔導,難道你還不滿意?」李老師用凌厲的眼神反問我,意思是,一切已定局,我這個飯桶就等著接受現實,星期一、三、五的放學後都與悶騷一起度過吧。

 

見此,我連忙像個奴才一樣使勁搖頭,「沒有沒有,當然沒有不滿意,您當我沒問過好了。」當然,我在心裡早已殺了他倆千遍萬遍。

 

「那就這樣,你們好好認識對方吧。」說完,李老師便走了。

 

「你很討厭我嗎?」隔了片刻,悶騷有些消沉地問。

 

我愣了一下,沒想到他會麼直接,便兇神惡煞地說了實話﹕「那還用說嗎?我最討厭你了。」

 

「但是,你明明常常偷看我……」他輕聲呢喃。

 

「什麼?」雖然他說得很輕,但我還是清楚聽見了。我偷看他?他沒病吧!

 

「你為什麼偷看我?」他不死心地繼續問。

 

「我才沒有偷看你!」這點必須要澄清!我根本沒有偷看他,我偷看的是你旁邊的金小妍好嗎?

 

「叮噹叮噹——」驀然,學校的鐘聲響起,下一節的體育課要開始了。

 

「糟糕!要快點跑回去才行!你這個天大的誤會我遲點再跟你解釋,你要記住,我才沒有偷看你!」接著,我便用全速奔跑到課室,拿要替換的衣物,再衝到更衣室去。

 

當我到達更衣室的時候,我卻看見那個悶騷居然在淡定地換衣服。他怎麼比我還快?難不成他懂得瞬間轉移?

 

於是,我忍不住問他﹕「你怎麼這麼快便可以從課室裡拿衣服,再來這裡換?」

 

「我知道李老師要找我,所以便讓同學先幫我將衣服拿過來這邊。」他一邊說,一邊解開襯衫的鈕扣,並露出頗為健碩的胸膛。

 

我看著他逐一把外衣脫下來,心裡竟然有點小激動,沒想到這悶騷的身材這麼好……難怪他這麼受女孩子歡迎了。

 

當我換好衣服,穿好球鞋後,他又問我﹕「你還沒有回答我,你為什麼偷看我?」

 

該死的,都說了我沒有偷看你,你怎麼還死咬著這個問題不放啊?你是不是有病?

 

我向他反了個白眼,「我才沒有偷看你,你要我說多少次才相信啊?」

 

「可是你明明就有。」他堅持著。

 

夠了!夠了!夠了!你能否放過我啊?我為什麼要偷看你?我又不是Gay

 

「那個,你真的誤會了,其實我偷看的不是你,而是我女神——你旁邊的金小妍。」雖然不想被人知道我暗戀金小妍的事,但無奈不這樣解釋,他好像怎樣也不會相信。

 

悶騷的臉瞬間黑了,「……你喜歡她?」

 

「嗯,所以拜託你別再誤會我偷看你了。」我沒好氣地說,「還有,請你替我保守這個秘密,不要告訴任何人。」

 

在那之後,我回想起悶騷的話,突然好像知道了些不得了的事情……

 

他問我是不是偷看他,即是他知道我在看他們那邊……要知道我在看他,他就必須同時看我才行……難不成他也常常偷看我?我常常只集中視線在金小妍身上,倒也沒怎麼留意旁邊的他……臥糟,不會吧,老子是個直男,還要是直到不行的那種,我才不要這種另類的桃花運啊!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3.

 

星期一的放學後,第一次輔導。

 

「你數學作業寫完了沒有?」悶騷理所當然地坐在我旁邊,拿出筆和紙,還有最重要的計算機。

 

天啊,我以後放學後該不會都要像現在這樣子吧……和這個悶騷一起做數學題,我真怕我哪天也跟他一樣變成悶騷了!

 

「還沒……」我不情願地把作業拿出來。

 

他也把自己的作業拿了出來,「那一起做吧。」

 

「你有哪一題不懂的話,就告訴我。」說完,他便進入了數學狂魔模式,像神一般的速度圈了好幾條MC題的答案。

 

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見他的臉,怎麼說,他真的很帥,完全沒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,而且做數學題的樣子更讓人移不開眼睛——都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了。

 

呸呸呸,我為什麼要評論他帥不帥啊!還是趕快把作業寫完,快點走吧……

 

我看著第一題,不禁緊皺起雙眉,手握著筆卻什麼也寫不出來。明明這應該是最容易的題目,但為什麼看起來卻這麼困難啊?該死的,我不懂得做啊……

 

我偷瞄坐在左邊的金明洙,正當心裡猶豫著應不應該向他求救時,他已經主動問我﹕「第一題,不懂?」

 

我明明什麼都還沒有說,他怎麼這麼快便察覺到了?他不是超認真地埋頭苦幹做著數學題嗎?

 

「嗯……」雖然不想承認,但這也是事實,誰叫我智商低?

 

「這一題呢,是用這條方程式,你看這裡跟這裡……」然而,他並沒有取笑我的愚笨,反而還很有耐心地向我解釋,比老師的解釋還要簡單易明,竟讓我茅塞頓開,終於明白如何解題。

 

「哦,原來如此,謝謝!」原來他還有教導人的天份,看來讓他免費幫我惡補數學也不壞啊……

 

「不用客氣,後面第二題也是類同的東西,你懂得做第一題,就應該也懂得做第二題的。」說完,他又再次沉醉於自己的數學世界。

 

看著上面第一題的解題步驟,我將第二題的數字代入,花了點時間後居然也解開了第二題!這太神奇了!原來我也沒我想像中那麼笨嘛……

 

然後,眨眼間,一個小時終於過去,可以不用再待在這裡做數學題了。

 

我收拾好東西後,便問他﹕「你乘什麼交通工具回家啊?」

 

其實仔細想了想,這個悶騷也沒有我想像中那麼討厭,反而還挺不錯的……好像跟他這個學霸做朋友也不是件壞事呢。

 

「我乘地下鐵。」簡潔的回答,是悶騷的特色。

 

「這麼巧,我也是。」然後,我鼓起勇氣去和悶騷說﹕「那我們一起走去地鐵站吧。」

 

「嗯。」沒有反對,也沒有贊成,只是輕輕地應了我一聲。

 

我把它當成一種默許,便拍拍他的肩膀,說﹕「走吧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4.

 

上課的時候,我依然注視著金小妍的背影,光是看到她的一舉一動,便能夠迅速打氣精神,她的存在是多麼美好啊!

 

然而,此時數學老師卻向大家宣佈了一個不幸的消息﹕「下個星期一有小測,範圍是第一至十課,好讓大家在月考前作好準備。」

 

「誒……」課室裡立刻充滿了抗議的聲音。

 

下個星期一?還考十課?天啊,我是不是又要不合格了……不對,我現在有數學學霸幫助我,為了不丟他的臉,也不再丟自己的臉,至少要考個合格才行啊……

 

金小妍啊金小妍,如果考試題目都是關於你的話,那該多好啊……我肯定會考滿分的!

 

課間休息時,那個悶騷突然主動跑過來,手上拿著一疊像是筆記的物體,把它們放在我的桌子上,說﹕「這些是我這幾天幫你整理的筆記,裡面寫了全部的方程式,也有不同的例題和解題步驟,還有我猜測多半會考的題目,你喜歡的話就拿去看看,看不明白就問我吧……」

 

我愣了一下,這大概是他說得最多話的一次。我接下了這些手寫的筆記,看到上面不同顏色的標記,可以得知他為我整理這份筆記時有多用心……突然有些感動,因為這些筆記都只是為我而寫的,學霸本人根本就不用這些東西,他對我的好真讓我受寵若驚,「謝謝……」

 

坐在附近的同學甲看到這一幕後,立刻雙眼發亮,嚷著說﹕「明洙我可不可以複印一份?你也對成烈太好了吧,你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親的?」

 

我也想知道他為什麼對我這麼好,明明前陣子我還對他說了我最討厭他……

 

金明洙看了我一眼,對同學甲說﹕「……隨便你吧。」

 

什麼?隨便他?原來他對誰都這麼好啊……切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數學輔導時,我看著他就感到一肚子氣,自己居然小氣到還介懷著剛才的事……唉,我這是怎麼了?

 

正當我在努力地做數學題時,他有些忐忑地問我﹕「那個……你會不會向金小妍告白?」

 

「不知道啊,感覺時機對了便勇敢一試唄……」其實,我很害怕我會被她拒絕,所以一直也不敢告訴她,只能把這份愛慕藏在心中。

 

「但是……」他遲疑了一下,最終還是把真相告訴給我聽﹕「我今天聽說她已經有男朋友了……」

 

「什麼?你聽誰說的?我為什麼要相信你的話?」我下意識便反駁他的話,男朋友?不可能的,我的金小妍怎麼可以有男朋友!金小妍是我的,金小妍是我的……

 

「聽她本人說的,她主動跟我說的,有點像是炫耀的感覺。」他看著我的眼色,小心翼翼地回答。

 

「什麼……」過大的訊息量,讓我的腦袋瞬間停止運作,我欲哭無淚地看著他,「對方是什麼人?」

 

「校外的,聽說還是年下的,其他就不知道了。」說完,他又有些擔心地看著我,「那個……你沒事吧?」

 

沒事?怎麼可能會沒事?我的金小妍有男朋友了,我不可能當小三,我沒有機會了,我……我是不是要放棄了?可是,我不想放棄啊……

 

還沒告白便已經失戀的感受,誰能懂我啊……

 

「你……你不要太傷心,我、我……」我明白這個悶騷完全不懂得安慰別人,所以他能做到這樣子已經很好了。

 

「借個肩膀來。」我把頭靠在他的右肩上,閉上眼睛,彷彿不需要任何言語,這樣便是最好的慰藉。

 

金小妍,從明天開始,我李成烈不會再偷看你,我要把你徹底忘掉!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5.

 

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,很快便迎來了月考。

 

為了報答那個悶騷,我每晚捨棄了電腦遊戲,罕有地拾起了書本,看著金明洙精心為我準備的筆記複習。一開始他只是寫了數學筆記給我,後來他各科都給了我寫了些,讓我對他心存感激。

 

而終於開竅用功讀書的我,注意力基本上全放在書本上,便也逐漸淡忘金小妍的事了。

 

現在看向前方時,除了看見金小妍一成不變的背影外,還有了一個新發現——

 

原來那個悶騷偶爾會偷看我……怪不得他知道我以前偷看金小妍的事,不過以前倒是對此不太為意,也許是因為以前我的眼裡只能裝得下金小妍。

 

自從我注意到那個悶騷會偷看我之後,我便常在他看過來這邊時,將嘴角微微上揚,然後他就會立刻把頭轉回前面,是因為害羞嗎?

 

月考的成績不久後便出來了,收到數學科試卷的那一刻,我差點以為老師是不是寫錯分數了,因為我居然——合格了!還比合格多十分!這簡直是奇蹟啊!都是那個悶騷的功勞……要好好感謝他才行呢。

 

「你中午有空嗎?」課間休息時,我走過去他的座位旁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

「怎麼了?」他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,而是反問我,是打算聽了我的目的才決定有沒有空嗎?

 

「我數學奇蹟地合格了,沒你幫我的話,我肯定不行,所以我想請你吃午飯去謝謝你。」對於請客這麼划算的事,沒有人會拒絕吧?

 

他愣了一下,居然拒絕了﹕「不了,你能合格是因為你自己付出了努力,不用這樣謝謝我。」

 

「你要是把我當成你朋友的話,就別拒絕我!」沒想到他會拒絕我,真是氣死人了。

 

這次,他愕然地看著我﹕「……原來我們是朋友嗎?」

 

什麼?他居然這樣問我?在他眼中,原來我們不是朋友嗎?

 

我突然覺得有些洩氣,原來從頭到尾都是我自作多情,把他當成朋友了啊……對方根本就不把我當成一回事……明明都一起聊了那麼多,還常常一起放學……原來這都不算是朋友,那麼應該要怎樣才算是朋友?

 

我冷笑了一聲,那是對我的自嘲,「是我誤會了,我們不是朋友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因為我合格了,數學輔導便從此告一段落,我一氣之下也沒再找過那個悶騷。而那個悶騷也好像毫不在意,也沒主動找我,現在上課時更沒有再看過來我這邊了。

 

整整一個月,我們沒和對方說過一句話,也沒和對方對視過。

 

我第一次意識到,原來我們的關係也只不過如此,朋友什麼的果然是我想多了。

 

他這種疏遠,除了讓我一肚子火外,還讓我下意識對他多加了關注。月考後又調了位,我依然坐在最後一排,不過這次坐靠近窗邊的位置,我依然有偷看人的習慣,然而我偷看的人不再是金小妍,而是成為了那個悶騷。

 

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,也許是因為我真的把金小妍放下了吧。我每次看著那個悶騷的背影時,我總會忍不住去想,他就真的不打算跟我和好嗎?難道他真的很享受這種獨來獨往?

 

我在桌子上閉上眼睛伏下,耳邊驀然聽見那把熟悉的卡通音,說﹕「外面有個女同學找你。」

 

我有些失神地抬起頭,沒想到他會跟我說話,儘管說的只是些無關痛癢的雞毛小事。

 

「哦。」有太多的話一直憋在肚子裡,現在想說出來卻都卡在喉嚨間,只能隨便應他一聲。

 

我看了他一眼,在他旁邊擦身而過,到底是誰來找我啊?

 

走到課室門口,只見一個嬌滴滴的女生,印象中好像是比我小一年的,不過名字就不太記得了,臉頰泛紅地拿著一封粉紅色的信,難不成是情書?給我的?還是讓我轉交給別人?

我指了指自己,「你找我?」

 

「是的,請、請你收下吧!」女孩羞澀地將情書遞給我。

 

「這是給我的吧?」以防萬一還是先確認好了,老子這麼多年來收過的情書,都是讓我轉交給別人的,真是氣死人了。

 

女孩紅著臉一愣,「當然是給學長的,那個……那個請你收下它,我先走了!」說完,她便落慌而逃。

 

我翻去信封背後,上面寫了一行可愛的字跡﹕To.成烈學長

 

哇靠!這真的是給我的啊!人生第一封情書!人生第一次被人告白!雖然我不喜歡她,但這個時刻一定要好好記錄下來啊哈哈!

 

於是,我神采飛揚地拿著情書回到了課室,沒想到那個悶騷居然還在!

 

「你答應她了?」他悶悶不樂地看著我問。

 

我連她的名字都記不起來,當然不會了,我才不是那種為了談戀愛去談戀愛,結果卻耽誤了別人的賤男呢。

 

正想回答他沒有的時候,我忽然想起他最近讓人不爽的態度,便冷淡地回答﹕「我想這跟你沒有關係吧。」

 

他怔了一下,然後眼神黯了下來,猶豫了許久才遲疑地問我﹕「你是不是討厭我?」

 

沒想到他居然這樣問,因為現在討厭我的人分明是他才對。

 

還記得當初,他也是這樣問我的,那麼我該回答最初的答案,說我最討厭你嗎?

 

「我覺得是你比較討厭我吧。」想了想,還是不想將傷人的話說出口,這樣回答便好了。

 

聽後,他又愣住了,然後用驚訝的目光看著我說﹕「我沒有討厭你啊。」

 

「但你明明就沒把我當成朋友,還說我們根本就不是朋友,不是嗎?」他到底在驚訝什麼?難道我說錯了嗎?

 

「我們……是朋友嗎?」他又問我這個問題了,還用著那種忐忑的語氣。

 

我聳聳肩,「我以為我們是朋友,但你卻說不是。」

 

「可、可是……你從來也沒有問過我……」

 

我瞬間懵了,難道這傢伙是那種不問他「我們可以做朋友嗎?」,就不能做朋友的類型?雖然好像很蠢,但如果是這個悶騷的話,也不是不可能……

 

我把手伸出來,如果不成功,這便是我最後一次的主動了,「那麼,你要跟我做朋友嗎?」

 

我這樣一問後,他立刻露出了一個罕見的笑臉,跟我握手,說﹕「好。」所以誤會的人其實是我?其實他一直在等我說這句話?他也太被動了吧……

 

最後,我忍不住對他說﹕「喂,我說世界不是這樣運作的吧,就算我沒問你,我們也可以做朋友啊。」

 

「我以為你討厭我……」他有些委屈地說。

 

「才沒有啦。」我爽快地搖頭,「那麼今天中午我還可不可以請你吃飯?」

 

他輕輕地點頭,「嗯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6.

 

餐廳裡。

 

「你喜歡吃什麼就點什麼吧……只要不是太貴的就可以了。」這樣說,會不會好像有點吝嗇?但沒我的零用錢真的不多啊……

 

「嗯……」悶騷輕輕地點點頭,挑了個不貴也不便宜的套餐。

 

「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你最後有沒有答應那個女孩?」這個悶騷每次都是這樣,不好好回答他,便不斷追問,真是要命啊。

 

「還沒給她答覆,不過遲點會清楚地拒絕。」看在我們和好了的份上,我選擇說實話。

 

聽此,他臉上的陰霾瞬間散去,還居然含笑起來,難道我單身就讓他這麼高興嗎?

 

我蹙眉,「你笑什麼?」

 

他把笑臉收起,「你沒有答應她,真是太好了。」

 

這小子,什麼叫做太好了?難道他真的想讓我孤獨終老不成?

 

「我不明白,為什麼是『太好了』?」這個悶騷的心思總是讓人猜不透啊。

 

他喝了一口水,猶豫著說﹕「因為……我不想你和她在一起。」

 

我愣了一下,「你喜歡她?」之前黑臉是因為把我當成情敵了嗎?

 

「不是。」他悶悶地搖頭。

 

不是喜歡她,卻不想我和她在一起,難道他喜歡的是我?不會吧……

 

「那你為什麼不想我答應她?你該不會是喜歡我吧……」我用開玩笑的語氣道。

 

他躲開我的目光,耳根漸漸發紅,良久才輕輕地應了一聲﹕「嗯。」

 

嗯?「嗯」是什麼意思?這是同意我剛才的話的意思嗎?他……他喜歡我?大家都是男的,不會吧。

 

「喂,你別跟我開玩笑。」我尷尬地看著他說。

 

他好像有些惱了,「沒有,我沒有開玩笑,我是認真的。」

 

他這句話瞬間讓我嚇了一跳,我把眼睛睜得圓圓的,還差點把握著的水杯打翻,「你你你說你是認、真的,那即是你你你真的喜……喜歡我?」

 

他不敢看著我,只是再次用鼻音說﹕「嗯。」

 

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「慢著,你說的喜歡只是朋友之間的喜歡吧,絕對不是戀……戀人那種,對不對?」

 

我激動地看著對方,希望對方能說出我心中渴望的答案。

 

然而,幾秒鐘後,那個悶騷居然搖頭,有些遲疑地啟齒﹕「不是朋友……是戀人那種。」

 

什、什麼!我我我沒聽錯吧?但今天又不是愚人節……而且還有那個悶騷從來也不騙人,那麼……那麼,他是說真的?我被一個男生告白了?悶騷原來是一個gay

 

天啊……我的世界好像要顛覆了……

 

他像是鼓起很大的勇氣,說﹕「那……你呢?」

 

我?他在問我的答覆?

 

「我……我……」我想著該如何拒絕,才會不太傷他的心,「你都知道啊,我之前喜歡金小妍,喜歡的都是女生,從來也沒對男的有那種想法……所以……呃……對不起,我無法回應你的告白。」

 

他的臉色登時黯淡下來,「就不可以……考慮看看嗎?」

 

我怔了一下,咬著下唇說﹕「抱歉,我是一個直男,性取向這回事……不是說想變就能輕易改變的。」然而,他哀傷的目光,卻讓我感到深深的內疚。

 

隔了幾秒,他把頭垂下來,顯然十分失落地說﹕「嗯……」

 

這之後,我們兩個人像是陌生人一樣,一句話也沒說,只是默默地吃各自的飯,氣氛尷尬極了。

 

這種讓人感到窒息的空氣,我很討厭。然而,我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,我不想讓他傷心,也不想讓他誤會。

 

我們誰也沒看著地方,只是低頭把米飯一口一口地送到嘴巴裡,默默地希望午飯時間能快點結束。

 

怎料,買單之前,他竟然當了主動那一方,跟我搭話﹕「那個……我還可以當你的朋友嗎?」

 

我愣了一下,聽到這句話後心裡頓時舒服多了,便給他一個笑臉﹕「當然了。」

 

「嗯,謝謝你。」接著,他又變回那個沉默寡言的悶騷了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7.

 

雖然說好了要繼續當朋友,但是現實中完全不是這樣一回事。

 

他在躲我,那個悶騷在躲我,還躲我快兩個星期了。

 

明明被告白的人是我才對,為什麼會是他躲我呢?難道他覺得很尷尬,告白失敗很遜色,過不了自己的那一關?不對啊……是他主動提出要跟我做回好朋友的……那麼,為什麼?

 

然後,某個星期五,我毅然走到他的桌子前,主動問他﹕「今天要一起放學嗎?」

 

雖然以前很討厭這個悶騷,但最近卻發現他在我心中的位置並不輕。儘管這個悶騷在我旁邊話不多,但最近連他最愛的那聲「嗯」也聽不見,還真的讓我心煩意亂。

 

他看了我一眼,眼睛裡滿是慌亂,連忙把頭垂下來收拾抽屜裡的東西,就是不肯與我四目相交,結結巴巴地拒絕﹕「對不起……我今天放學有別的事情要做。」

 

看到他這窩囊樣,我忍不住動怒,「我說,你抽屜有那麼亂嗎?我每次跟你說話,你都要去弄你的抽屜,你不可以在我跟你說話之前或之後弄嗎?還有,你放學到底有什麼事情要做?」他那些話,雖然我不聰明,但一聽便知道是在騙我,敷衍我。

 

他的身體瞬間僵住了,停下了手上的工作,把頭稍微抬高了點,但依然沒有直視我雙眼,而是看著我下巴之類的位置,神經緊張地回答﹕「我、我要去找我媽。」

 

「真的?」我把身體靠近他,直勾勾地看著他的眼睛。

 

他眼睛也不眨一下,把頭轉過去另一邊,像是有些心虛地說﹕「嗯……」

 

我冷冷地看著他,「你說謊。」

 

「我……我……對不起!」說完,他便像是落慌而逃一樣,狼狽地跑出了課室。

 

「呀,金明洙!」我朝著課室門口大喊,然而那個人影早就已經不見了。

 

我咬著下唇,沒有出去追他,煩躁地回到了我的座位。

 

他這樣子即是什麼意思啊,連朋友都沒辦法好好做了是不是……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8.

 

放學時,他幾乎是用跑的衝出去了課室門口,讓我想抓也抓不住他。

 

「該死的。」我看著我桌子上還沒收拾好的教科書,低聲罵了一句。

 

當我快回到家裡時,手機震動了一下,多半是訊息提示。

 

我把手機從褲袋拿出來看——什麼?那個悶騷給我發訊息了?

 

「對不起,我不能跟你做朋友了。」

 

還以為是求和的內容,怎料卻是剛好正正相反。

 

什麼?他要跟我絕交?不能跟我做朋友是什麼意思?他討厭我了?

 

一種怒意從心頭慢慢蔓延至全身,我用力握著手機,毫不猶豫地給他打了個電話。

 

「喂?」我對著電話裡頭的悶騷說。

 

「嗯……」他不情願地應了一聲,幸好他也沒有掛斷電話。

 

我嘗試把怒火壓下來,平心靜氣地跟他說話﹕「你趕快給我說清楚,你說不能跟我做朋友是什麼一回事。」

 

「我……」他頓了一下,「我發現我做不到……我嘗試放棄,但我還是喜歡你,我沒辦法將你當成朋友一樣相處……所以,對不起。」

 

聽此,我不禁再次愣住了,我又被他告白了嗎?

 

「那……你以後也是這樣嗎?」就是,不再把我當成朋友嗎……失去悶騷這個朋友,其實還真的挺可惜的……

 

「嗯,現在每天都看到你的臉,大概要等到畢業後我才能放棄吧……」他沉重地回答﹕「我這人比較固執,喜歡了就很難放棄……對不起。」

 

「但是……」我不想我們之間就這樣結束,難得才剛和悶騷交到朋友……

 

「那就這樣,我掛了。」熟悉的卡通音有些倉卒地說。

 

「慢著!」不管七三二十一,我下意識地大喊。

 

「什麼?」

 

「如果我拒絕你的話,你就要永遠也像今天這樣躲我嗎?」只有這個,我真的不願看見。

 

他想了想,「嗯。」

 

不行,我不要跟他絕交,我還想每天跟悶騷呆在一起,和他聊天、放學和吃飯……

 

「我……」我咬著下唇,「我想跟你試試!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9.

 

第二天上學,他沒再那麼明顯地躲我了,有時候還會與我四目相交,只不過我能感覺到,他的眼神總是透露著一絲的不安與疑惑,這是為什麼呢?

 

課間休息時,他竟然主動走過來我這邊,坐在旁邊同學乙的椅子上,納悶地啟齒﹕「你昨天說的……是認真的嗎?」

 

我愣了一下,「嗯,是認真的。」

 

「但是……你不是說你只喜歡女生嗎?那為什麼……」又來了,那個悶騷又用這種悲切的目光看著我……每次我的心都會不禁揪緊了一下。

 

「我、我無法接受你以後也不理我……」我抿著嘴,我也沒想到我會如何害怕失去他……突然有些害怕,我會被他掰彎嗎?

 

「嗯。」他看了我一眼,輕輕地應了一聲,讓人猜不透他的意思。

 

「今天,一起放學吧。」我鼓起勇氣說。

 

「嗯。」他點點頭,「謝謝你。」

 

我沒有眼花吧,他的嘴角好像比剛才上揚了一毫米!他是在笑嗎?是在笑吧,是因為高興吧,對吧對吧!

 

接著,他便返回了自己的座位。我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他的背影,心跳驀然有些不穩,好像比剛才快了幾拍。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放學時,他主動走到我的座位前,看著我收拾東西回家。

 

「你慢慢來,別急。」他看著我有些焦急的模樣對我說,然後便一直盯著我看。

 

察覺到對方異樣的目光,我不太習慣,不好意思地瞪了他一眼,「盯什麼盯。」

 

「我喜歡看你的臉。」他頓了一下,「不能看嗎?」

 

什麼?他他他……這算是告白嗎?他為什麼能面不改色地把這種話平常地說出口?

 

我尷尬地躲開他略為深情的目光,「你比我帥多了,我的臉有什麼好看的。」

 

「我就喜歡。」他理所當然地說。

 

什麼!又告白!原來悶騷談戀愛時很厲害!

 

「走吧,別再說些亂七八糟的事了。」我把椅子推好,往課室門口的方向走。

 

「嗯。」他緊緊跟隨在我的後面。

 

出了校門後,我發現今天的心情與平常有些不同,明明以前也不會這樣,怎麼今天跟他一起放學的時候,好像有點……呃,緊張?好像總是對那個悶騷的事情很在意……

 

話說回來,我答應了跟他試試交往,男生跟男生要怎樣談戀愛啊?跟普通男女一樣嗎?

 

眼前剛好有一對情侶經過,我看著他們有說有笑的模樣,再看看我和悶騷一言不發,忽然有點羨慕他們。

 

啊,對了,一開始是要牽手吧?我怎麼把這個忘了呢,看來我真是太緊張了。

 

正當我想抓住悶騷的右手時,我卻發現出了點問題。

 

那個悶騷為什麼把雙手都插在褲袋裡啊?這讓我怎樣牽……

 

我清了清嗓子,臉色微紅地對他說﹕「喂,手……」

 

「嗯?」他有些懵然地看著我。

 

怎麼辦,忽然覺得他呆呆的模樣還挺可愛的……

 

慢著慢著,悶騷怎麼會可愛啊?我的腦袋是不是出問題了,不會才剛一天就要被掰彎了吧……

 

「右手,拿出來……我要牽。」該死的,現在我的耳根大概已經紅透了吧。

 

他愣了一下,下一秒便將老實地將手拿出來,還主動地握住我的手。

 

「好像做夢一樣……」他呢喃著。

 

「什麼?」

 

「沒什麼。」他握緊了我的手,嘴角翹起。

 

什麼嘛……

 

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弄清楚,略為結巴地問他﹕「你……那個……就是……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?」

 

問對方這種問題,我也是夠厚臉皮的。

 

「唔……」他想了想,「大概有你喜歡金小妍那麼久?又或者,更久?」

 

哇,原來這個悶騷暗戀我這麼久了,我卻現在才知道!

 

「你現在對我有什麼想法?」他小心翼翼地問﹕「牽手,會覺得討厭嗎?」

 

「牽手倒是不會啊。」雖然兩個大男生牽小手好像有點彆扭,不過和悶騷的話,也就還好吧,至少沒有反感。

 

「那這樣呢?」他環視四周,確認附近並沒有其他人後,迅速地蹬起腳尖,在我的唇上輕輕地印了一下。

 

然後,就在那一瞬間,我的腦袋好像當機了,腦海一片空白,彷彿世界也停止了一樣,我只能傻愣愣地看著眼前的金明洙。

 

這是什麼情況?我剛才被親了?被這個悶騷親了?

 

我不自覺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剛好那個軟軟的觸感,是悶騷的嘴唇吧?原來男人跟男人接吻,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嘔心啊……反而,還有些舒服呢——糟糕,我是不是已經被掰彎了!

 

悶騷看我良久也沒有反應,臉色突然黯淡下來,有些消沉地問﹕「果然……很嘔心嗎?」

 

看見他受傷的模樣,我的心又揪住了,是因為心疼他嗎?

 

我連忙搖頭,紅著臉說﹕「不是,說實話……還挺舒服的。」

 

「是嗎?」然後,他整塊臉也在不知不覺中刷紅了,像是有些害羞的樣子,靜靜地牽著我的手。

 

「嗯。」糟糕,我這是要喜歡上這個悶騷的節奏嗎……明明我是直男啊直男,不可能會這樣子的……但是,現在他這副模樣也太可愛了吧!我……真的要被掰彎了嗎?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10.

 

很快地,兩星期的試用期便過去了。

 

最後一天時,他有些忐忑不安地問我﹕「我……還可以繼續喜歡你嗎?」

 

我愣了一下,紅著臉說﹕「這種問題就不要問了……」我這兩個星期對你的態度,還不足夠來表明我的心意嗎?

 

他有些慌了,「為什麼不可以問?你果然……還是不喜歡我嗎?」

 

他這樣說完我瞬間懵了,他到底在說什麼啊?我這個直男明明已經被他掰彎了,怎麼會不喜歡他呢?

 

慢著——我是不是忘了什麼……

 

對了,我好像從來也沒向他說過「我喜歡你」這四個字呢!糟糕,這個悶騷是那種我不說,他就不懂的類型吧……想當初,連交朋友都要問他「我們可以做朋友嗎」才答應我……

 

這種話,應該要說出來的吧……可是好害羞啊,我做不到像悶騷那樣若無其事地告白……但不說他又不會不安啊……

 

啊啊啊,我為什麼要這麼糾結!

 

「我……喜……」啊啊啊,果然還是說不出口啊怎麼辦!

 

於是,我轉而機智地問他﹕「你喜歡我嗎?」

 

他怔了一下,好像不太理解我的用意,但還是點頭大方承認﹕「嗯,我喜歡你。」

 

「那個……我也是。」這三個字,比那四個字容易說多了。

 

他驚訝地看著我﹕「真的?」

 

「嗯。」我學他輕輕地只應一聲。

 

「還可以交往下去嗎?」他用充滿期待的閃爍目光看著我。

 

我把頭別過去另一邊,「嗯。」

 

「太好了。」他殺我一個措手不及,突然熊抱住我,還一直把毛茸茸的頭髮向我的頸窩裡蹭來蹭去。

 

怎麼辦,他真的好可愛!好可愛,好可愛,好可愛!

 

瞧他這副激動的模樣,看來他是真的很喜歡我呢……唔,不對他說出那四個字,好像有點對不起他呢……要鼓起勇氣嗎?

 

我把頭湊到他的耳旁,嘴唇輕輕貼住他的耳垂,想了想,還是乾脆直接說那三個字好了。

 

「我愛你。」

 

然後,我和悶騷談戀愛的日子便正式開始了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END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為何不是我TvT 的頭像
為何不是我TvT

Infinite王道文--by小熊

為何不是我Tv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