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.

 

這場漫長的戰鬥比想像中過得更快,沒想到圭哥就只剩下一份考卷,下星期五便能考完了。

 

雖然距離放榜還有一個多月,但是看到圭哥自信滿滿的模樣,便知道他應該表現得挺好,和預期並沒有太大的落差,甚至是考得更好,很大機會能夠考上第一志願。

 

一想到要與他兌現那個承諾,我便不禁緊張起來,頻頻在互聯網上搜尋相關的資料。

 

然而,網上寫的東西我愈看愈害羞,不同類型的套子、各種姿勢什麼的,對我而言是一個全新的世界,害我每次看完都滿臉通紅,在家裡看到圭哥也不敢與他對視,因為一看見他,便會想起那些臉紅紅的東西,讓我久久不能自已。

 

雖然最近和他相處的時間很少,但他似乎也察覺到我的異常,在晚飯後走進我的房間,從後背摟住我,問﹕「怎麼總是避開我的眼神?做了什麼虧心事了?嗯?」

 

我的身體僵了一下,拉開他搭在我腰上的雙手,催促他﹕「你不是還有一個星期才考完嗎?你快點去溫習!」

 

他再次環住我的腰,把嘴唇貼近我的耳垂,「我已經考完所有筆試了,下個星期只剩下說話的考卷,沒關係的。」

 

我猛地一縮,轉過頭看著他,雙眉緊皺,「你不要臨近結束才鬆懈啊。」

 

在他考試的這段期間,我們約法三章,普通聊天倒是沒所謂,但不可以有過於親密的身體接觸,以免他分心,影響考試的狀態。

 

他咬著下唇,不甘心地說﹕「那你得告訴我,你最近變得奇怪的原因,不然我會因為過於在意而抓狂的。」

 

「什麼奇怪,我不明白你的意思……」說完,我又下意識地垂下頭,躲開他熾熱的視線。

 

他緊緊地握住我的手,喊道﹕「就是好像現在這樣,好奇怪!」

 

我心虛地看了他一眼,心忖著﹕難不成我真的要一五一十地向他坦白?這也太丟人了吧……但是不好好說出來,傳達給他的話,搞不好他真的會胡思亂想,影響到他考試呢……

 

我嚥下了一口唾液,倒也沒鬆開他的手,尷尬地啟齒﹕「你真的要我說出來嗎?」

 

看到我臉色泛紅的模樣,他立即明白到那並不是什麼壞事,登時鬆了口氣,掛上了一副好看的笑容﹕「什麼嘛,又是因為過於在意我之類的?」

 

我立刻反駁﹕「什麼叫作『又是』?」

 

「難道我猜錯了?現在回想起來,優賢你每次變得奇怪的原因,好像都是因為我呢。是太愛我的緣故嗎?嘿嘿。」說到最後,他忍不住咧嘴而笑。

 

我紅著臉,只是瞪著他,卻沒有否定他的話。

 

「所以說,這次是怎麼了?」他想了想,「讓我猜猜,你最近做春夢了,而夢裡的對象是我?」

 

我馬上搖搖頭,窘迫地搖搖頭﹕「才沒有!我才沒有做春夢!」

 

他乾笑了幾聲,撓撓自己的後腦,﹕「也對,做春夢的人是我才對呢。」

 

我愣了一下,隨即變得滿臉通紅,活像一個紅蘋果,一時間無法消化他的話。

 

「我說真的……」他輕輕地撫著我的手,「所以說,我考試完後,你要好好補償我,好嗎?」

 

糟糕,好想走過去吻他……可是,現在不可以這樣做……要忍住才行。

 

「嗯……」我小聲地回答,輕輕地點頭,算是答應了他的要求。

 

他隨即露出燦爛的笑容,摸摸我的頭,說﹕「我弟弟真乖。」

 

而我就像被表揚的小孩子一樣,心裡竟覺得有點高興。

 

我思索了一番後,還是決定跟他坦白,「我最近上網去查資料了。」

 

「然後,就是看到了很多東西,有點難為情,所以就這樣了……」我愈說愈輕,怕他會取笑我。

 

「啊——」他一把將我抱住,「我弟弟真是太可愛了!」

 

「不能這樣抱住啦……」我輕輕地說。然而我這次卻沒有推開他,看來我也是個口是心非的傢伙。

 

一旦抱住了,就會想親下去,接著便會想更進一步……

 

於是,他抱了幾秒後,便鬆開了我,並後退幾步,任性地抱怨著﹕「真是的,這考試好討厭。我不管,反正我考完後,你要主動過來抱我,親我。然後,我們一起上網看那些羞羞的事,一起研究研究!」

 

我忍悛不禁,「我盡量吧,畢竟你考完試後,就輪到我考校內試了。」

 

他把眼睛瞪得大大的,像是忘了有這一回事,「那你什麼時候才考完啊?」

 

「六月下旬。」至於確實的日子,我就不記得了。

 

「那我豈不是要等很久……」他立刻黯然失色,似乎十分失望。

 

「沒關係,我能把校內試應付好的。」不知道是否受到圭哥的影響,我最近也比平時更用功念書了,絕不會「臨急抱佛腳」。

 

「對了……」我尷尬地頓了一下,「到時候是由你去買那些東西嗎?」

 

今年他終於成年了,但是我還有兩年呢,總覺得這年齡差被拉得更遠了……

 

「嗯,我夠年齡了,可以買……」他看了我一眼,不好意思地啟齒﹕「不過你到時候得陪我去……總覺得好害羞。」

 

讓一個未成年去陪一個成年人,買這種成人產品真的好嗎?

 

我咬著下唇,害臊地說﹕「我到時候看看怎樣吧……」

 

「話回說來,你買了那些東西後,你打算放在哪裡啊?」藏在房間裡的角落嗎?好害怕媽媽打掃時,會發現那些不應存在的東西。

 

他愣了一下,聳聳肩,「不知道……就放在我房間裡的某處啊,到時候再想……」

 

「還有……你打算在哪裡做那件事啊?」我繼續提問。

 

在家裡的話,一旦被父母發現就糟糕了。難不成要去酒店開房間嗎?但是以我們的年齡和性別來說,總覺得這不太恰當。而且,又不是要離家出走,怎麼向那兩個人解釋我們晚上去外面住一晚?這太困難了。

 

他不禁怔住了,「……好問題。」

 

「……在家裡嗎?」我的臉早已紅成一片,「找天趁他們還沒回來之前……」

 

第一次便要在大白天的時候做嗎……好像很害羞呢……

 

他嚥下了一口唾液,同樣一臉通紅地說﹕「好啊……」

 

「到時候你可不準耍賴喔……」他把尾指伸出來,「來勾手指。」

 

我愕然地看著他,沒想到他居然會像個小孩子一樣,以勾手指的形式向我承諾。

 

「嗯……」然而,我最後還是鬼使神差地順從了他的話,將我的尾指勾上他的。

 

那一瞬間,我的精神有點恍惚,竟有一個錯覺,以為我們是在做一輩子的約定。

 

「那就說好了,不準違約。」他喜孜孜地笑著,「不然,你這輩子和下輩子,都注定會被我纏上。」

 

啊?原文好像不是這樣子的對吧……我說,這個根本不是懲罰吧,要是能一直跟他在一起就好了……該死的,我為什麼又要這麼高興……

 

再說,哪有人做那件事也要打勾勾的?這個弟控的思維,果然是異於常人……可是,誰叫我就是這麼喜歡他呢?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51.

 

該來的終究還是會來,終於來到圭哥放榜的那天。

 

他久違地換上校服,一大清早便與我一起出門。

 

雖然之前看到他蠻有信心的,但是在親眼確認分數之前,果然還是會有點緊張。

 

「你等會兒看完成績後,就給我發短訊吧。」我主動牽起他的手,希望能在這個重大的日子上,給他一點兒鼓勵。

 

要不是因為我早上要上課,我還真想陪伴在他的身邊,無論好壞也一起面對。只能怪我還是一個學生,還要是一個比他小的學生。

 

「嗯,好啊。」他點點頭,算是答應了我。

 

上了公交車後,我們便如常地坐在最後一排的位置。他考試的這段時間,我一直獨個兒乘公交車,只能寂寞地看著那空座,默默地思念他。而今天終於又能跟他一起坐車了,不免讓我由衷一笑,令我更珍惜和他一起的時間。

 

我們坐在座位上,旁若無人地手牽手——反正其他人看不見,不就牽個手嗎?

 

「對了,你是什麼時候放暑假?」他把頭扭過來,看著我問。

 

「兩天後,就快了。」一聽到假期兩個字,我立刻喜形於色。忙了一整年,終於有一個好好休息的機會了。

 

「嗯……如果我考上了第一志願,我們可以在你放假的頭幾天,那個……就是……做那件事嗎?」他清了清嗓子,臉色略紅地問。

 

聽罷,我也紅著臉點點頭,沒想到他會突然說這種話題,害我措手不及,無法裝作鎮定自若的模樣。

 

「然後……我們這幾天可以一起選那些東西嗎?」他害臊地繼續問。

 

我低眉垂眼地回答﹕「嗯……可以啊。」

 

這種東西,如果是由其中一方準備的話還好,現在要兩個人一起去選,豈不是會變得更害羞嗎……不知道其他人談戀愛是怎樣的?

 

「謝謝你。」他摟住我的肩,在我的軟髮上親了一口,「我真的好喜歡你。」

 

雖然他說得很輕,但我確實清楚地聽見了。臥糟,他是故意的嗎?為什麼每次都只在我的耳旁輕輕地說?他這樣的話,我無法控制好自己的心跳啊……該死的。

 

「喂,你也對我說啊。」他捏了一下我的鼻子,「我等會兒可能就要壯烈犧牲。」

 

「你才不會啦。」我立即反駁,我對他充滿著信心呢。

 

「我不管,反正我要聽你說。」他扁著嘴巴說,像極了一個任性的小孩。

 

我紅著臉瞪了他一眼,再環顧四周,確認沒有人看到這邊,才輕輕地說﹕「我喜歡你。」

 

話音剛落,他便咧嘴而笑,獎勵似的摸摸我的頭,稱讚我﹕「嘿嘿,真乖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上第一節課的時候,我一直心不在焉,不時偷偷地按一下抽屜裡的手機,看看有沒有新訊息。

 

奇怪了,明明應該拿了成績單才對,為什麼他還不發短訊給我?難不成考砸了,所以才不敢對我說?啊啊啊——真想裝作去洗手間,到他的課室看看現在的情況。

 

就這樣又過了十分鐘,我的心就像熱窩上的螞蟻,焦躁不已,忐忑不安的程度絕對不比其他考生低。

 

當我下定決心要出去走一趟時,手機卻忽然閃了一下,收到了一封來自圭哥的短訊。

 

該死的,真是急死我了,我都等了多久啊?居然現在才發訊息給我。

 

我立刻點開訊息的內容,心裡強烈盼望著他考上了第一志願。

 

沒想到,看到短訊內容的那一刻,我的手竟會在抽屜裡僵住。我連忙眨眨眼,再用手擦拭雙眼,我實在是無法相信短訊上寫的字。

 

「對不起……我只考上了第二志願,要去隔壁市上大學……」

 

此時此刻,他的心情一定比我沉重吧。那麼自信和好勝的人,居然無法考上自己的第一志願,多少一定會有點失望吧。而且,還要去隔壁市,那就是說我們要分開,以後得談長距離戀愛?

 

我深呼吸了一下,拿起沉甸甸的雙手,打了一些安慰他的話﹕「沒關係啦,其實能考上第二志願也好棒啦!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^^ 而且,T大離這裡也不算太遠,我可以去找你啊。」

 

我忐忑地等著他的回覆,根本就沒把老師說的話聽進去。

 

我看著牆上的時鐘,秒針好像愈走愈慢,時間彷彿停滯不前。

 

半晌,手機又閃了一下,一點進去看短訊內容,便發現自己瞎操心了一場,真的很想揍飛他啊!

 

「哈哈,我就知道我是最好的~嘿嘿,剛才是騙你的,我當然考上了第一志願^^」接著,他還附送了一張照片作證明。

 

靠,去死吧,這個人居然用這種事來開玩笑?短時間內真的不想搭理他!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由於我一直都沒有回覆他的短訊,於是他放學時略顯擔憂地來找我。

 

他走過來搭著我的肩膀,「……生氣了?」

 

本想無視他,但看到他那小心翼翼的眼神,我便忽然消氣了。

 

我搖搖頭,「現在沒有。」

 

「那就是說剛才有?」他的手依然搭在的的肩上。

 

「嗯,有一點。」我坦誠地承認。

 

「對不起嘛,我保證沒有下一次了。」他換上一本正經的口吻賠罪。

 

我笑了笑,「沒關係,我原諒你。」

 

像我這種好脾氣的人,真的好容易便心軟啊。

 

「還有,剛才一直都沒說,恭喜你。」

 

「謝謝。」他勾唇一笑,揉著我的頭髮。

 

「對了,你剛才怎麼那麼久才發短訊通知我啊?」因為我還是有點在意,便乾脆直接問他。

 

難不成就是因為他想戲弄我?

 

「啊,剛才本來想先給你發短訊,可是後來我爸打電話給我了,我便跟他聊了一會兒,所以才花了點時間。」他回答。

 

我點點頭,「哦,原來如此。叔叔他應該很高興吧?」

 

「當然了。」他笑了笑,「還說遲點要跟我好好慶祝,哈哈。」

 

「吃大餐之類的?」

 

「也許吧。」

 

驀然,他把頭湊過來,將嘴唇貼住我的耳朵。

 

我的身體一僵,「幹嘛……」

 

「我吃定你了。」說完,他還在上面輕輕地咬了一下。

 

我下意識地往後一縮,紅著臉瞪著他,卻發現他的耳根也早已紅成一片,忍不住說﹕「原來你還知道害羞啊。」

 

真是的,這個弟控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為何不是我TvT 的頭像
為何不是我TvT

Infinite王道文--by小熊

為何不是我Tv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