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.3 監護人

 

這一年,金明洙只是一個16歲的高中生,年紀輕輕,卻經歷了許多常人一輩子也無緣遇到的事情。

 

坐在病床上的他,開始在想往後的生活該怎麼辦。

 

金明洙現在讀的是私校,學費昂貴得很,失去了父母的他雖然能暫時靠遺產過活,但也總會有坐吃山空的一天,這不是辦法。

 

他知道學校有獎學金的制度,雖然他頭腦也比常人發達得多,可是在那所名門的私校裡,他只不過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學生,就只是外表罕有地長得比較標緻而已。

 

他又開始想,會有親人願意收留他麼?金明洙一家跟親戚們的交集甚少,就算是過節也不會相聚在一起,大家都各自在家裡慶祝。說實話,因為這樣,他都快忘記自己有什麼親戚了,他好像有個……姑姑?表哥?姨姨?唉,反正他知道他們都不可能會收養他的。

 

那麼,難道我就要淪落到去孤兒院的地步?啊,不對,孤兒院是不是只收養16歲以下的小孩子來著?這麼說來,我已經超出年齡上限啊……

 

唉,該怎麼辦好?還是要去求親戚嗎?好像有很多手續要辦理呢……

 

對了,自己的手術費和住院費該怎麼辦……

 

金明洙才剛醒來沒多久,一直都忽略了這些問題,現在他覺得這些事快讓他頭痛欲裂。

 

就在少年苦惱之際,病房牆上出現了一個空間裂痕,是李成烈來了。

 

金明洙瞟了旁邊的時鐘一眼,心想﹕啊,我這一睡就已經這麼久了麼?時間還真是稍縱即逝啊……

 

「你好像很不想見到我的樣子?」李成烈向病床靠近,露出他獨有的牙齦式笑容。

 

「沒有,你想多了。」金明洙透過窗戶看著遠方的景色,淡淡地道。

 

然後他又用著毫無溫度的聲音說﹕「快七小時了,你是來索取靈氣的吧?」

 

金明洙仿佛已沒再因為互相索取這件事而感到害羞,可能是因為睡了一覺,剛才又坐著思考了不少事情,開始有種心死的感覺,好像一切都變得無所謂了。

 

「對,還有也是你該向我吸取魔氣的時候。別只單方面地說我,不要忘了,你也是索取者。」李成烈冷哼了一聲,不屑地說。

 

「而且,你跟我不同,你的身體一缺點魔氣,你就會立刻死亡;我的話,就算不需要的靈氣,我也能活下去。我需要靈氣,但絕不是急需。」

 

「你可別誤會了,真正需要我的是你才對。」他討厭金明洙那種常以為自己是受害者的態度。

 

金明洙一笑置之,「嗯,那你過來吧,我現在不方便走來走去。」他沒把李成烈那些難聽的話放在心上,反而主動「邀請」著對方。

 

「嘖,明明七小時前還在害羞個勁兒,現在倒是什麼都想通了啊,很好。」李成烈的冷嘲熱諷並沒有讓金明洙感到難堪,因為他現在要煩心的事太多了。

 

李成烈再往前走了幾步,坐到了床褥上,一手緊鎖著金明洙的手腕,讓他動彈不得,捧著他的臉蛋,把嘴唇覆上了他的,霸道地撬開了他的皓齒,伸出舌頭向對方的口腔裡進攻。

 

兩個人的舌頭曖昧地翻攪、纏繞著,李成烈又溫柔地吸允著對方的唇瓣。李成烈老練的接吻技巧,讓金明洙不得不承認這一吻真的很舒服。

 

為了加深這個吻,金明洙又主動地把雙手勾著李成烈的脖子,細長的眸子充滿著誘惑,直直地注視著李成烈的眼瞳。

 

金明洙被吻得臉色紅潤,李成烈看見對方快缺氧的時候,又微微鬆開了對方的嘴。

 

「哈……」金明洙立刻喘著粗氣。

 

但李成烈又很快再次吻上了他,繼續交換著兩人的唾液。兩人的嘴張張合合,深吻了快三分鐘了,金明洙輕輕搥打著李成烈的胸口,李成烈才離開了對方的櫻唇。

 

一條銀絲從金明洙的口中留了出來,此時他又情欲上臉地盯著李成烈,讓李成烈不禁感到下身有點臊熱。惡魔也是有情慾的,他們也需要性和發泄,而他們的這種需求可以說是比人類還要高很多。

 

李成烈舔舔唇,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說﹕「對,忘了告訴你,我現在是你的合法監護人——至於成為監護人的過程,一言難盡,你不需要知道。」

 

「總之,你的所有事,以後都由我來負責。」

 

金明洙怔了一下,然後又是只回答了一個「嗯」字。

 

「你的所有事,以後都由我來負責」,金明洙明明知道李成烈並不喜歡自己,但是這句話怎麼就這麼進心坎裡去呢……好像,很暖心的樣子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為何不是我TvT 的頭像
為何不是我TvT

Infinite王道文--by小熊

為何不是我Tv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